不认识不认识

进入无限ddl模式。我超害羞,如果你认识我,请装作不认识好吗答应我

【带卡】关于睡觉这个问题

依旧是带卡帮忙带孩子的设定,大家都活着,很幸福

虽然我也很想开车,但是这个睡觉真的就只是睡觉而已。

估计都会是这种无聊的日常了。

--------------------------------------

春宵一刻值千金,
花有清香月有阴;

半夜三更夜深人静,宇智波带土坐在卧室,背倚和室的拉门晒月亮。没有酒没有茶没有红豆糕,就只是单纯地一个人坐在那叹气而已。看着卧室里睡成一团的卡卡西佐助鸣人和小樱,挫败感浸没了带土的头顶,他垂头用力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发出一声低沉轻微的吼声“啊——真是。”

像是被这一声轻响给吵醒了,铺盖上的卡卡西动了动脚,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反射性地检查了一下枕在自己 手臂上的小樱,窝在自己肚子旁的佐助以及攀着自己后背的鸣人,嗯,一如既往的可爱,没问题。抬眼看到廊前晒月光的带土,嗯,一如既往的帅,很好。让人安心的幸福感让卡卡西觉得自己可能还没醒。

那就继续睡吧,卡卡西干脆地放弃了抵抗。

“唔……带土……你干嘛呢……”并丢给了带土一点极其敷衍的关心。

一点都没有想要知道答案的意思,转头就睡着了。留下坐在原地更加痛苦的带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带土越来越烦躁。

卡卡西真好看,想和他睡觉。

 

带土早就发现这个问题了。当年第一次觉得卡卡西好看的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的审美出现了问题。但当他持续了一段时间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观察攻势后,带土觉得自己的审美完全没有问题。如果你有异议,那肯定是你的审美有问题。

当年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卡卡西还把自己的脸裹得死紧。你看现在呢?啊?又是睡衣,又是露脸,又是满眼水雾不设防,这能忍吗?愁得我带土直搓手。

讲真卡卡西这么好看除了和他睡觉我什么都不想干。

带土沉默地独自天人交战。

而且你看看,鸣人都四岁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卡卡西已经十八了!我再也不用被水门老师拉去柜子里聊天了!你们这些小屁孩是不是也应该学会回避了??成年人是需要个人空间的理解一下啊!

但实际上纯情的宇智波带土先生并不敢干出一番成绩,当他说睡觉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指的真的是盖上被子纯睡觉,其宗旨在于心跳加速脸红耳赤地享受恋爱的感觉。而一起睡觉的主要问题出现在,当三个孩子同时出现在卧室的时候,卡卡西身边会形成一堵二百七十度的墙,除了抱大腿和压在卡卡西身上之外,带土没有办法完成任何意义上的和卡卡西睡觉。而当三个孩子都不在的时候,卡卡西直接回自己的房间,带土甚至都不敢闯门,可以说是非常纯情了。

这就使得从前的一段时间内,带土觉得鸣人其实真的是天使。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还很小的鸣人又被玖辛奈送到了旗木家。大家都很高兴,除了带土,因为今晚轮到他伺候小太子睡觉。平常的卡卡西还是愿意自己接过来陪睡的,但之前连着好几天卡卡西都在外头做任务,累得一副随时躺在哪都能睡的样子,于是带土就只能认命,自己带孩子。

卡卡西迷迷糊糊地照例嘱咐了他几句

“先等他睡了你才睡”

“你要注意别老压到他”

“要是醒了闹你就给他冲点奶粉......也有可能是要换尿不湿”

“记得给他盖被子”

“......嗯......还有,他睡了你才睡”

带土就抱着鸣人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烛光下卡卡西的无限循环特别有趣。

“好了好了,你去睡吧,”终于还是看不下去了,带土伸手抓着卡卡西的肩膀给他转了个向,“我都知道了。”

卡卡西点点头,就要走,却没走成。“啊——”还不会说话的鸣人伸手攥着卡卡西的衣服。

卡卡西转回来,轻轻地把衣服从鸣人手里抽走,抓着鸣人的手拍了拍放回原位,又摸摸头“晚安。”他向着鸣人笑了笑。可是鸣人依旧睁着大眼睛,再次伸手抓住了卡卡西。

卡卡西再把手放回去。

鸣人再抓。

再放回去。

“呜——”

鸣人眉头一皱眼睛一湿马上就要哭了。年纪小小就收放自如地掌握了必杀技,真不愧是水门老师的孩子。

“别别别别别......”卡卡西连忙把鸣人从带土怀里抱过来,拍着背安抚着。鸣人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在心里。

卡卡西深深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我来吧。”

“哈?你都多久没好好睡了,我都说你别那么迁就......”

话还没说完,鸣人又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带土的衣服。

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轮流抱了好几回,鸣人却总抓着另一个人不放,眼看着带土就要上火了。

“算了,我在这边睡吧。”卡卡西好像终于忍不住了,抱着鸣人踢开被子就躺了下去。被鸣人抓着领子的带土也迫不得已躺了下来,正对着卡卡西累得睁不开眼的脸。

等......等一下,我?卡卡西?等等,唔,好近噢。

带土一瞬间脸红得抬手遮住了脸,但没有人在意他心中的小鹿乱撞。

被夹在中间的鸣人依旧抓着两人的衣服不放,但至少终于安分了,就着卡卡西无意识的轻轻拍抚慢慢睡去。孤独地兴奋了一段时间后,带土的世界里只剩下面前两个人平缓的呼吸声,把手从脸上移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大一小的睡颜平静安祥。带土紧张地给两人拉了拉被子。

这么快就睡着了到底是有多困啊。看看你这黑眼圈,就不能学学鸣人这缺心眼的爱吃吃爱睡睡。不过像你现在这样在我之前说睡就睡着也是挺讨厌的了。

屋外蝉鸣不见停歇,廊上的风铃声清脆悦耳,洁白的月光从拉门中倾泻而入。

带土把脸埋在被窝蹭了蹭。脸上的热度丝毫没有褪去。

会不会有点太幸福了。

他随手从枕头下抽出一只苦无打灭了烛火,笃的一声插到了地板上,通红的耳根消失在了阴影里。

啊,地上肯定留洞了。明天又要被骂了。带土心虚地抬头看看月光下的卡卡西。

什么啊,一副无防备的样子。

 

 

所以说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毫无防备的样子啊!?如今的带土依旧在烦恼中无法自拔。

带土哥哥我可是成年男人了哦,话说你也是成年男人了哦,成年男性会想到这方面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你一副“带土超安全”的样子就自己去睡了啊?!我应该高兴吗?安全是几个意思你说清楚,分分钟哭出来给你看我跟你讲。

带土依旧无情地摧毁着自己的发际线。

最后一次用眼神对三个孩子扫射了一遍之后,带土终于忿忿地站了起来,自抱自泣地躺到卡卡西头上的那块榻榻米上,只有头枕着铺盖,脸倒着面对卡卡西。

我不管,想把我赶到卡卡西的腿上门儿都没有。

给自己加了一晚上戏的带土,终于也睡了。

 

 

反正带土真正纠结的就不是什么成人活动,他就只是不想离太远而已。

半个身位等于太远。

童贞男的心思你别猜。

----------end

评论(8)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