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进入无限ddl模式。我超害羞,如果你认识我,请装作不认识好吗答应我

【带卡】不能跟贤二开过于恶劣的玩笑

 不能跟贤二开过于恶劣的玩笑,比如,失忆之类的。

设定大概还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吧,就先当作带土用余下的六道之力复活了四战烈士好了,不然对鹿丸来说太残酷了。

------------------

“嗯——请问您是?”

“呃.......你们是?”

“话说回来,我是?”

在完全退休前,卡卡西失忆了。

对就是这样,失忆了,除了生活常识,什么都不记得了。

病房内除了卡卡西的所有人都对宇智波带土投去了谴责的眼神。

 

 

当天上午,带土就“为什么你还在工作”的问题与卡卡西起了争执。

“带土你听我解释!”卡卡西一边奋笔疾书一边解释道。

“我不听我不听!你一个星期前就这么说了!”说着就要去抢卡卡西手里的文件。

“等等带土!这是最后一份了我保证!这个我写了很久了!”卡卡西一手死死地抓着文件一手还在继续写。

带土看着卡卡西这幅德行,抬手就往卡卡西肩上推了一把。卡卡西怕自己一向后退把文件撕了,连忙松了手,却没想到一个脚滑,直直向后倒去,后脑勺重重磕上了桌角,两眼一闭就晕了过去,怎么拍都拍不醒,把带土吓得话都不会说马上要哭了。

“还不快送到医院去!”在旁边目击了一切的鹿丸叫道。

带土二话不说,抱起卡卡西就用神威直接把人送到了小樱的办公室里,吓得小樱把半个医院的医生都召集了过来。

 

 

等到卡卡西再次醒来的时候,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脑震荡确实会有这种症状,但是按照刚才的检查结果来说应该不需要过于担心,按照以往的病历,几个月内应该就有好转。先静养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吧。”小樱再次伸手查看着卡卡西的伤口。

““应该”是什么情况啊?卡卡西老师连我都不认识了诶!所有人都不认识了诶!这情况一看就很不好啊!”鸣人在一边反驳着。

“老师现在伤到的是头!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你冲我说有什么用!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是带土吧!”小樱不满地回击着。

“我......我没想到会......”被点名的罪魁祸首内疚得抬不起头,众人却没有停下对他的严正批判。

“咳咳......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我可以离开了吗?”卡卡西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开口。

“不行!”小樱转过头,一把将卡卡西按在床上,“你现在至少给我呆在医院里一周!在确认症状不会变得更糟之前,老师你哪也别想去!”

这个说法得到了大家的附议。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鹿丸说,“10天之后,有五影会谈。”

 

 

“我的名字是宇智波”

“旗木”

“旗木卡卡西,今年39岁,是第六代火影,马上要退休了。我很强,会用七种属性的查克拉,但是基本没有打赢过。习惯使用雷遁、土遁,有八只忍犬,领头的叫带土”

“帕克”

“帕克。我有三个学生,名字分别叫鸣人佐助和小樱,三人在四战期间获得赫赫战功,我也有。鸣人即将继任火影,我和鸣人的首席辅佐官名叫奈良鹿丸,很聪明。五影会谈上我尽量别说话,他说的都是对的。会上将会确定权力交接以及宇智波带土的处置方案。宇智波带土目前由我监视,是个战犯,杀了我的老师和同学还试图杀了我和我的学生,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把他保了下来。”

“为什么?”卡卡西皱着眉抬头看向带土。

“没有为什么,你的脑子有问题。”

“你是指我以前有问题还是现在有问题。”

“哪这么多问题?继续背。”

那我可能是个抖M吧。

“哦。”

 

这时,鹿丸推门进入了病房,拿着一大叠资料。

“你们在干什么?小樱不是说要让卡卡西老师尽量少用脑吗?”鹿丸问道。

三天来,卡卡西除了什么都记不起来之外,情况还算稳定,在带土的监督下,他大多数时间都在乖乖地睡觉。虽然偶尔会出现呕吐和头痛的症状,但总的来说,恢复得还算不错。

听到鹿丸说的话,带土似乎才想起来还有这么回事,抬手搂过卡卡西让他靠在自己胸前,用手掌给卡卡西按着太阳穴。

“有头痛吗?”

卡卡西从善如流理所当然地倚在带土身上,一副享受的样子。

“那也没有办法啊。万一他们开会把我判给了鸣人怎么办?”

“......”

“六代目对你的控制作用比鸣人强不知道多少倍,这已经是五影的共识了。”

“而且开会不是查户口,只要查克拉本身是没问题的就不会有人发现他失忆了,你让他背那些没有意义。”鹿丸把手上的资料放在病床前的小板桌上,桌上立即连放水杯的地方都没有了。

“那你这些是什么意思。都拿回去,你想死吗?”带土黑着脸把卡卡西圈得更紧了。

“啧......这些是你的。”鹿丸拍拍小山一般的文件,“火影楼本来人手就不够,你给我把能负责的部分解决掉。”说着,鹿丸又把资料最上层的一张薄纸拿起来递给了卡卡西,“这一份才是火影大人的。上面的是会议流程和一些常用的场面话,要是看着累的话你就给他读一读,其他的交给我和鸣人来说就行了。”

“啊?哦。”带土凑过头去,和卡卡西一起看着那张一页的A4纸。

鹿丸不耐烦地挠了挠头发,“麻烦死了。回去睡觉了。”带着深深的黑眼圈离开了。看着他离开的卡卡西静静笑开了花。

-----------tbc吧大概---

评论(11)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