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进入无限ddl模式。我超害羞,如果你认识我,请装作不认识好吗答应我

【带卡】智齿

大人没羞没臊的亲亲故事,鸣佐微量,短小

突然想起自己在长智齿,一点都不疼,还很想舔,于是随便撸了发亲亲。笔芯~

----------------------

卡卡西长智齿了。

第一个发现的人是带土。

“你是怎么发现的?”鸣人问。

“当然是用能发现的方式发现的。”带土理所当然地喝着酒。

“哦。”鸣人又问了一个自残的蠢问题。          

居酒屋里吵吵嚷嚷,唯独没有两个人的声音。天都被聊死了。

“你看”带土偷偷指着对面的卡卡西接着说。“他现在就在舔。”

“什么?”

“智齿啊。”

“你怎么知道的?”鸣人惊讶地悄咪咪观察着。卡卡西戴着面罩,没带护额没穿马甲,头发塌下来,整个人都显得呆呆的,和平时喝过酒后的样子别无二致。

“你看,他的颚部张开了一公分左右。”

“一般人放松的时候也不会咬紧牙关吧?”

“而且他的视线朝下向左倾斜。”

我只看到一双无神的死鱼眼啊。

“再看他的手指,你看,食指并没有贴合桌面。他在舔他的智齿。”

这个话题太疼了,佐助呢?

“他好像很喜欢这么做。”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带土侧身移了移凳子,站了起来。鸣人一把将他拖住。

“你干嘛?我信,我信还不行吗?”虽说卡卡西的真面目一直是七班未解之谜,但乘人之危、胜之不武的事情鸣人还是敬谢不敏的。

带土莫名其妙地挣开手,谁管你信不信,他用眼神说。

“以后要是佐助长了,千万要拔掉。这东西,比红豆糕还上瘾。”带土语重心长地拍拍鸣人的肩膀,走到对面将微醺的卡卡西拉到角落,沉默的背影深藏功与名。

顺便挡住了卡卡西的脸。

谁说只有卡卡西喜欢舔智齿的。




低沉的声音裹挟着热浪。“每次你舔的时候,我都觉得你在索吻。”带土将卡卡西牢牢圈在角落里,用食指轻轻勾下他的面罩,卡卡西总会乖巧地启唇侧侧脸,薄唇和唇边小小的黑痣总能完美地吸引他全部注意力。他特别喜欢这个动作,挑逗又诱惑,还很好地满足了心底的占有欲。

“不然呢?”卡卡西轻声笑了笑,细长白皙的手腕交叠在带土颈后。

唇齿相拥,主动的人有两个。

相互纠缠一番,待到彼此的呼吸中都带有对方的味道,带土便忍不住舔向让人上瘾的地方。像是被浇灌着成长,最内里的小齿似乎又长大了一些,像一颗隐藏起来的犬齿,小小的,尖尖的,湿湿的,热热的。柔软的舌头轻轻划过,像是心尖被猫挠了一般,让人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描摹,想象着他雪白又坚硬的模样。带土变着法子舔弄着,似乎永远都不会腻。

“嗯——”卡卡西放松地享受着。柔软的银发细碎地撩进了心里。

“回去吧?”带土搂上卡卡西的腰,碰着对方的鼻子。

“嗯...可是我还没吃好。”卡卡西又轻轻舔了舔带土的唇瓣。

“那就先吃饱了。”带土回应着印上一吻,揉揉发顶作结,仔细地帮卡卡西把面罩重新戴上。不过这么多人卡卡西也不能好好吃饭,“或者打包回去吃?”

“好啊。”

佐助已经坐到了鸣人旁边,带卡两人顺其自然坐到同一侧,吩咐着服务员点了单。

佐助感到很不解,从他们走过来起,鸣人就捂着脸低头往自己怀里钻,什么毛病。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双眼睛!!鸣人觉得自己被传染了写轮眼,会流血那种。

 

 

 

不过智齿是不能老舔的,带土在之后的日子里出现了强烈的戒断反应。

智齿也是不能随便乱拔的,真有影响那也得长到一定程度才能拔,于是鸣人也有了强烈的戒断反应。

古人(?)诚不欺我。

-----end-------


就说短小了嘛。意思意思自己还活着

我是真的很想写虐的啊,我管不住自己的手啊!!它们是属傻白甜的啊!!(绝望


评论(12)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