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行踪诡异,突然消失

【带卡】终成眷属不能过于露骨01

大型流水账,疯狂走剧情,

完全不懂谈恋爱但实际上真的是带卡,感情突兀ooc慎

卡卡西回到七岁救下了粑粑但是粑粑被三代派出去做机密任务(实际上就是离村躲风头)的设定。这样设定下的两年后,魔改,start。

-------------------

01

两年过去了。

和预想中的一样,带土和琳加入了水门班。两年里,水门班的任务总不会太过困难或简单。多亏了以前总在墓碑前做着许多不找边际的回忆,卡卡西还记得很多的任务细节并能从中使绊或协助,为小队创造良好的锻炼机会。带土和琳如他所望地进步了很多,提前一年通过了中忍考试。

在一次被悄悄编排得惊心动魄的任务结束之后,琳接受了水门的建议,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医院的看护室和资料室里。所以现在,卡卡西只需要监督带土一个人做体术和忍术的练习。

实际上带土已经做得很好了。按照一个十岁小孩的标准,能将苦无和手里剑扔到8环以内,能在树上、水上健步如飞,能在考试中将体术和忍术收放自如,确实已经很不错了。卡卡西并没有打算为难带土,但今天是偶尔会有的例外。

“不行,你踩水时还会有水花。”卡卡西对平稳地站在水上的带土说。

那只是水花而已!即使是水门老师,在水上奔跑时也会有水花!

带土一连串地抱怨卡卡西的严苛。卡卡西的合格标准仿佛每天都不一样!前几天可以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又能特别小气挑剔!在水上奔跑时保证不溅起水花需要极其精细的控制,带土知道水门老师和卡卡西稍微注意的话确实能做到,但这样做既耗费体力又没有意义!他已经被监督着练习了一天,手脚发酸,现在只想坐下来饱餐一顿然后睡个大觉!他跺脚,水花都溅到了卡卡西身上。


卡卡西充耳不闻。

他就是在难为你带土。

他在村子外发现了一个新的洞穴,按照帕克的说法,里面传来了蛇和药剂的味道。那可能会是大蛇丸的地盘。他或许能在里面找到些什么,但带着现在的带土去可不是什么值得考虑的做法。


虽说他更希望现在就开始去草之国搜寻神树的位置,但是临近战时,水门不能总跟着他漫无目的地跑,更不允许他私自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找一个不知所谓,听上去又及其危险的上古遗迹。

在卡卡西把自己的经历都大致地告诉了水门后,如他所料的,水门并不怎么相信他。比起“我未出世的儿子超神了,带着我现年7岁的学生大杀特杀”,水门更愿意相信卡卡西是凭借“血缘的羁绊及玄妙的潜意识推理”猜测出朔茂自杀的意图,并在看到亲生父亲自杀后受到了强力的精神打击开始胡言乱语。

这点程度的怀疑在卡卡西的预想范围之内,这不成问题,他会在之后以“预知未来”的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说法。在预想范围之外的是,水门极其担心他的精神状态。在他第一次试图出远门搜集情报,一夜未归时,水门当晚就发现了,连夜将他抓了回村子并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在这之后,水门几乎每天晚上都找他查岗,确定他没有独自一人乱跑。

这很让人感动,也让人感到很烦。

卡卡西很认真地试图潜逃,可是水门总是发出电波系的笑声将他抓住。他已经很大了,并且一点都不想玩猫和老鼠的游戏。

“你和玖辛奈姐吵架了吗?”一天晚上,重新被拎回床上的卡卡西忍无可忍,出言挑衅。

虽然深知水门和玖辛奈的吵架绝对超不过三天,但卡卡西决定绝对不会忘记那一天晚上水门刚好被踩到痛脚时吃瘪的表情。


经过激烈的讨论之后,水门终于允许将他的行动范围扩大到木叶周边、火之国之内,且晚上无特殊情况必须回家。按照规定普通中忍就能7日出村畅游了!

他有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

聊胜于无。他开始寻找大蛇丸。

大蛇丸手上有初代细胞,这会是很重要的一着棋。如果他的能力有限......或在其他的什么情况下让带土或其他人受了伤,活性强大的木遁细胞或许能救人一命。万一往后带土、佐助、鼬等人开了万花筒,木遁细胞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特别是鼬,长大后,他的身体好像不怎么好。

宇智波一族真让人操心。


除此之外,他还有另一个不得不去找大蛇丸的理由。

他找了两年。从七岁找到了九岁。

天藏五岁了。


强化宇智波,截胡木遁术者。团藏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气得火冒三丈。


然而大蛇丸废弃的“蛇窟”太多了。他只能找一个排除一个。每当他需要去做“排查”时,他都会设法让带土没法跟上。

卡卡西会尽量控制自己造成的“不同”不会直接惊动到斑(实际上他现在很难影响到斑和绝的行动),但这确实是另外一个他意想不到且与以前不同的地方——带土不排斥粘着他。这样的说法或许有些奇怪,但卡卡西不想接受“带土喜欢粘着他”的说法。

他和带土小时候的关系不好。带土喜欢琳,讨厌卡卡西,这全木叶都知道。这不怪带土,他确实“性格扭曲、冷漠、脾气臭”,估计只有少数长辈看在他还小的份上不多计较。

这一次他也没有刻意改正的打算。带土需要成长,能越早保护自己越好,所以和以前比起来,他可能还要更加针对带土,对他更加严格。他以为对带土展开的训练会很难实施,可是带土竟接受的还不错。一开始可能会和他呛两句,打一顿后,他就乖乖听话了。

训练之外,带土还比以前要喜欢跟踪他(好吧这一点有待商榷)。他从某天开始就跟在他身后不远处,看他练习,买菜,做饭吃饭。卡卡西这一次并不打算管他,就当是被小猫小狗跟着。一天、两天,带土的跟踪技巧惨不忍睹。直到有一天带土在草丛里露出了大半边身体,卡卡西以为带土来找他有什么事,问了一句,才知道带土还在“跟踪”。卡卡西悄悄翻了白眼,和以前一样,顺其自然地放带土进家里吃饭。到目前为止都很正常。但几次之后,也可能是很多次之后——卡卡西对这件事不是太介意所以没有具体数过,带土提出要搬过来和他一起住。

这就是传说中的“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吗?”。

卡卡西当场严词拒绝了。他抓住的是米虫。

从那一天起,旗木家有了两床被褥。这很神奇,卡卡西从来没有这么想丈量带土的脸皮。他的嫌弃表现得足够清楚,他给了带土三根筷子,把带土的鞋藏起来,不告诉他卫生间在哪,但是带土即使钻进他的被褥都不愿意回自己家。

带土钻进了他的被褥!

无论是精神层面还是生理层面,无论是现实层面还是历史层面,卡卡西都无法接受。他不打算有什么男生宿舍的夜谈,也不想听带土对琳的怀春浮想。但不知为何,事情演变成了周一三五时带土可以过来睡另一个铺盖,可能是因为带土说他家只有他一个人。

卡卡西决定放弃思考。


然而事情还是没有结束。带土即使在周一三五住进了他家,也还是在跟踪卡卡西。尤其是带土考上中忍后,他可以自由出入村子。

这意味着,卡卡西找大蛇丸时,带土总跟在身后。


卡卡西的后半生以教书育人,建设和谐新农村为己任,和学习无关的时候,他一般不搭理带土。

所以他在出村时会教带土跟踪与反跟踪,然后不着痕迹地指点他。

寓教于乐,卡卡西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好老师。

可是为什么带土喜欢跟着他?卡卡西还是不能理解,他将这个疑问告诉了水门。水门直截了当地和他说:“因为他担心你,我们都很担心你。”

卡卡西仰着头愣了愣神,想起来他们可能是在说父亲的事,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据说带土当天也在医院里,但大多数人不知道朔茂只是离开了。

看,大家都很善良,很温柔,带土也是如此。若不是被我恶言相向,若不是单纯得容易上当受骗,若不是被我夺去唯一的光,他简直就是善良的化身。


今天周四,带土不会到他家睡,但在出门踩蛇窟前,他得让善良的化身累趴下。

带土在河面上一圈圈往返,和一个普通的学龄忍者没什么区别,总让人忘了他是人才辈出的宇智波家的一员。但他确实是一名宇智波。

卡卡西看着带土走神,第一百次思考带土究竟为什么会被盯上。

实际上,即使作为一名宇智波,带土的天赋也称得上十分高,眼睛的能力在过去的四战中也至关重要。但是,在带土开眼之前,这样的天赋根本毫无征兆。他现在就只是一个成绩中上的年轻忍者。在个人素质上带土一点价值都没有。

在身份上,带土是孤儿,住在宇智波的外围。除了容易落单之外无甚特别,这或许对斑来说比较方便,但直到神无毗之前,斑都没有动作。加入水门班之后,虽说带土的政治身份会比从前敏感,但这对斑来说没有意义,而在水门监护下的带土只会更加安全。也就是说,在神武毗桥之前,斑可能和所有参战者一样,或许根本就没注意到带土。

难道斑捡到带土真的就只是巧合吗?这也太巧了。

卡卡西看着带土皱着眉,喃喃:“可是你真的没什么特别的。你普通极了。”

正跑到卡卡西跟前的带土轻易就听见了。“你说什么!?”

他在刻苦地练习而卡卡西就知道站在旁边说风凉话!谁都能够质疑他的姓氏但是卡卡西不行!卡卡西是最清楚他两年来留了多少汗的人!

带土跑步上前往卡卡西膝窝处飞踢一脚,被回过神来的卡卡西跳起躲过了。

“啊,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卡卡西做着毫无诚意的道歉,话没说完带土就自己卸力躺倒在水面上。

“我不管!我不练了!你什么态度嘛!”

带土无赖地蹬直脚,一副再也不起来的模样。卡卡西知道他这是没有力气了给自己找台阶下,要是带土真的不满,是会继续出手打架的。这是一个很方便让人读懂的好习惯,卡卡西这就可以出发了。

“那就回家吧。”卡卡西蹲在带土旁边和他说,“今天周四,回你自己家。”

带土哼了一声侧过身不搭理他,但卡卡西也知道他其实是在憋着喘气。

“那我先走了。”

嗖。卡卡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留下只有十岁的需要哄的带土。

--------tbc

评论(16)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