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三观不稳,行踪诡异,突然消失

【带卡】终成眷属不能过于露骨02

三无大型流水账,沉迷魔改,无法恋爱

啊,卡和和卡不存在的,是父子情【x

----------------------------

大蛇丸,老熟人了。

卡卡西曾经参与过追查大蛇丸的任务,四战后更是经常到大蛇丸那些别具一格的实验基地里观摩考察。如今仍旧留有印象的洞穴已经被确认过了,有的还没有建成,有的没有被使用,有的用作实验室,目的不明。都不是困住天藏的实验室,卡卡西便没有打草惊蛇,开始追查其他没被发现的洞穴。有了曾经找大蛇丸的经验,自然也有了一套办法。

密林,巨石,悬崖,潮湿的土壤和阴凉的环境,适合蛇生存的僻静之处,就是大蛇丸可能在的地方。比如说面前这个被灌木遮挡的狭小洞穴。

抽出卷轴咬破手指,细微的动静随着烟雾消失于无形,熟悉的巴哥犬出现在眼前静静等待指令,死鱼眼看上去像是在嫌弃,但忍不住甩动的尾巴出卖了它。在帕克看来,追查大蛇丸不是该由卡卡西完成的任务。

卡卡西不多解释,轻松地点点头,帕克便转头循着药物的气味领路。

大蛇丸的洞穴分有许多岔口,光线昏暗,布局诡异,机关密布。对于陷阱的把戏,卡卡西自认心里还是有底的,但仅凭直觉找路还是有点难度。忍犬们往往是很好的帮手,它们能帮他更快地找到实验室,也能帮他警惕大蛇丸。他只打算搜集情报,可不准备把命白白栽在大蛇丸手里。

至于救出木遁忍者,埋伏大蛇丸,就交给水门吧。运气好的话,还能让团藏露个尾巴。

卡卡西和帕克在两人宽窄的地道中小心移动,大蛇丸喜欢把陷阱放在有门或拐角的节点处,所以帕克被嘱咐在这些地方先停下,由卡卡西确认安全再继续前进。卡卡西记下了方向,也在岔口处做了明显的标志,才摆手示意帕克继续,走走停停,进度不快。

大约半小时后,帕克停在一扇门前,抬起前爪,转过头说:“药剂的气味很重。应该就在后面。”

半个小时里他们穿过了不少这样的门,现在他们身处的就是一间实验室,针管试剂摆满了试验台,几张试验床摆到了一边,在黑暗里散发着寒意。后面应该就是“材料室”了。卡卡西贴近门框观察,这是大蛇丸亲自教他的:“所有的门把、门锁都是假的。真正的开关在门框,或者门口的其他摆设,或者那就是一道‘假门’。打开开关的正确姿势是把开关拆掉。乱碰东西可能会死。”

那之后,六代目直属暗部从散落各地的蛇窟里取回了许多珍贵的实验材料。

这次也一样。

卡卡西在门边发现了一颗凸起的尖石,拇指大小,与周围的石头间有细微的空隙。

就是这个了。

卡卡西从忍具袋里抽出钢丝和苦无,用苦无将细丝卡进缝隙内,勾住尖石底部,双手将细线轻轻拉紧,石头便从缝隙中脱出,掉落到卡卡西手上。紧闭的石门传来细微的响声,再无其他动静。

应该是对了。卡卡西轻轻推开门,不禁轻轻吸了口凉气。

两人合抱粗细的数十个柱状营养池整齐排列在室内。寂静的房间中不时传出骇人的咕噜声,营养池里充满了厚重的营养液,在仿日照的灯光下渗出阴森的幽光。三五岁大的孩子们被浸在营养液里泡得发白,如同古法炮制的鼠酒,令人毛骨悚然。这是一路走过的密道暗室中光线最为充足的地方,也是最让人为之恐惧、气愤的地方。

卡卡西立于门口低声吐息,尽管早已知道大蛇丸做过什么,现在也还是想把这“老熟人”拖出来,让佐助把他再打一顿。

他摇了摇头,将多余的想法甩之脑后,压低声响走过一排排营养池,有的营养池已经暗了下去,发生了什么可想而知。剩下的孩子们都紧闭着眼睛,在昏暗森冷的灯光下为生存保存每一丝体力。

天藏的位置不难找,最左边一列的排头,和其他的孩子一样,苍白,稚嫩,筋疲力竭。一如初见时他十岁的模样。

卡卡西停在天藏面前,将手贴在玻璃外静静地看了看,慢慢松开了皱紧的眉,人果然还是越小的时候越可爱——总有什么是可以被改变的,他很快就可以把这个年轻的后辈带到阳光下。他转过头去,又看看天藏对面的孩子。他曾听天藏说过,那是支撑着他的最后一个“同伴”。

“那就再拜托你一段会儿了。”,卡卡西说,清浅的声音很快消散在森森绿光里。忽然,天藏似乎有了动作,卡卡西转过头,天藏已经睁开了眼睛,他似乎在努力聚焦,努力地摆动手脚挣扎。他朝卡卡西伸出手,这是他看到过的第三个在“缸”外的人。气泡从口鼻咕噜咕噜地往外冒,扭曲了眼前这个白发小个子的身形。

“嘘,我很快就会救你出来。别害怕。”卡卡西将另一只手的食指立在嘴边,温和地轻声说。

像是月亮,柔和而不炽热。天藏忘了月亮的样子,但和自己面前的少年肯定相差无几。隔着玻璃,他将手附在了对方的手上,似乎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温度。

卡卡西拿不准天藏听不听得到自己说话。他看到天藏慢慢安静下来,充满好奇地在缸里观察自己。卡卡西不介意让天藏继续研究“新事物”,但此地不宜久留,他该好好考虑怎么和这个难以交流的孩子道别了。

卡卡西向后退,手离开了玻璃壁,不出所料,天藏的视线也跟着他的手慌张地移动。不等他把手放回去,帕克跑到了他身边。

“我闻到了宇智波小鬼的味道。”,帕克说。

卡卡西皱起了眉。“等我。”,他向天藏说完,不待对方反应过来,便跟着帕克离开。在离开房间前,他向后门内又看了一眼。

马上就会回来了。再坚持一会儿吧。



当卡卡西搞清楚自己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后,他做了好几件事以辅助自己日后的行动。其中之一,是让八忍犬记清楚水门班所有人的味道。他给忍犬们训练了许多次,确保只要有一丝气味,它们就不会弄错。

“多远?”他一边跑一边问道。

“不确定。这里结构复杂,空气阴湿不流通,应该有一段距离。”

“找到他之后马上去通知水门老师。大蛇丸随时可能过来,越快把这里端掉越好。”

“好。”

带土的气味沿着来路转入了另一条岔道,卡卡西带着苦无,在未行进过的石壁上迅速地做上五六个记号后,终于来到了另一扇石门前。

“就是这里了。”,帕克停下。

“门是关的。”卡卡西皱着眉。大蛇丸曾告诉他:“门会自己关上就肯定是假的,你的部下们最好能用武力打开门赶快逃走,或者找到我的实验室,它们不敢自己进去。”带土不可能会自己把门再关上。

“去找水门吧。”卡卡西说。帕克似乎嗅到了空气中的紧张,不作久留,原路返回。

“带土!”卡卡西向门内叫道,额角渗出汗液,等着回应。他已经迅速在门边布好了起爆符,做好印势,希望能起到作用。不久,门内传来带土的声音。“卡、卡卡西?”

“是我!”卡卡西松了口气,连忙继续说:“别动里面的东西,小心脚下,离开门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我要把门炸开。”

“嗯、哦。”门内断断续续传来了走动的声音,这道门应该不会太厚。“里、里面好黑啊。”

卡卡西闭眼叹了口气,将手放下又拿出几张起爆符,一边后退到了前一个拐角一边提高了声音:“门一开你就跑出来。我就在外面。知道黑你还往里走,你是笨蛋吗……”,卡卡西体贴地搭着话,从带土口中得知他最后还是到了卡卡西家,等了许久都没人,就跟着之前跟踪出村的线索找来了。卡卡西暗道失策,还碰上了这个时机,说不上是好是坏了。

待带土表示自己已经找到位置躲好,他已经布置上另外几张起爆符,回到了石门前。

卡卡西单手结了末印,想了想,说:“待会儿可能会有东西跑出来,你......别管就好。”

“什、什么东西?”带土战战兢兢地说。

“准备跑咯。”

“等等!什么东西!”

“爆!”


查克拉牵动式纸上的符文,数张爆炸符在一瞬间全部引爆,巨大的冲力将石门炸开,落下的碎石掀起烟尘。巨响还未散去,卡卡西便听到掩于其中诡谲的蛇嘶。

“快出来!”卡卡西叫道。

带土的身影划开尘雾,卡卡西立即将自己的斗篷盖到带土身上,从忍具包里取出雄黄酒撒了他一身。

“哇啊啊啊啊!那是什么!这是什么?!味道!咳咳咳!”带土一边捂着鼻子一边被卡卡西拖着往外冲。

“那边!”

身后的蛇嘶越来越近,带土用尽全力跑得飞快,他肯定踩到了好几条蛇!

“是蛇!是蛇!好多蛇!啊啊啊来了!它们来了!”他大叫着紧跟在卡卡西身后,怕得直往外冒眼泪,根本无暇回头。突然,卡卡西整个人转了个身,顺着动势将带土往外一拉,另一手再一次结末印,“爆!”

更强力的爆炸掀起气浪将两人吹趴到了一起,卡卡西用手臂护着带土的头,确认不再有飞石才坐起身来,观察被炸毁的岔口。被炸落的石头堆成一座小山挡住了蛇群。

“带土?快起来!”卡卡西拽着带土的手将他拉起,蛇能爬墙,这样的一个小山包可撑不了多久。“继续跑,这里——”

咔嗒。Y字岔口的另一边,“材料室”的方向传来一串轻响,在暂时安静下来的地下通道里格外清晰。

“什么声音?”,带土一下抓紧了卡卡西的手。

卡卡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警惕地看了看,什么都没有。他想了想,说:“你快出去。墙上的这个记号,看到了吗?”卡卡西指了指石壁上的双尾箭头标志,“沿着这个走,回村子去。”他伸手给带土紧了紧斗篷,转身要往反方向离开。

“等等!你呢?”带土被熏得皱着眉,扯着卡卡西的手不放:“这是什么味道?好冲。”

“我去找人......我是一个在执行任务的中忍,我不可能一个人过来,对么?现在我该通知他们撤退了。”

“那我和你一起去。”

“你不知道规避机关的方法,这只会——”

几颗小石子从石山上落下,骇人的蛇嘶紧随其后。

卡卡西一惊。“快走”,他说。

“可是你——”

“知道这是什么吗?”他揪了揪斗篷,“这是它们喜欢的味道,你跑开,我们就安全了。”

带土吃惊地瞪大眼睛:“你怎么可以——!”

卡卡西将带土身上的斗篷裹紧,看进带土的眼睛结了一串手印后,推着他往洞穴外跑:“走吧!待会儿它们就追上你了!”

“哇啊!”带土感觉有蛇缠上了他的脚,他跺了好几下却挣脱不掉,脚下的蛇却越来越多,只好拔腿就跑。“啊啊啊啊啊啊!卡卡西你给我等着!”


------TBC

评论(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