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三观不稳,行踪诡异,突然消失

【带卡】终成眷属不能过于露骨03

如果发现bug,那就是bug了,大多数都是因为我不记得它们被解释过,于是就xjb解释了。至于大蛇丸的攻击套路,我竟然发现自己毫无印象(喂

--------------------------------

    带土抓紧了身上的斗篷飞奔,当他感觉自己带着蛇群跑了一整天后,终于看到了出口,他一边跑一边忍不住破口大骂:“混账卡卡西!要是我福大命大没被弄死!看我回去不把你打趴十次我就不姓宇智波!啊!”


    带土脚踩圆石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上。身后排山倒海的蛇嘶向他压来。


    死定了!带土连滚带爬地往前扑,没被咬!声音紧追,再扑!还是没被咬!


    再扑!再扑!站起来!咦?还是没被咬。带土向后看,身后的石道空无一物,之前在耳边回荡的巨响仿佛在瞬间退潮。


    带土呆立在洞口。

    “卡卡西?”

    “蛇呢?”


-----------------------


    最糟糕的情况是团藏和大蛇丸都在。


    卡卡西确认了刃具袋里的飞雷神苦无,将感知范围尽可能扩大,警惕着四周,往回疾行。


    水门这几天只在村子外围执行警惕任务,帕克要找到他应该不难。


    水门在发现卡卡西热衷往外跑后就把苦无塞到了卡卡西手里,然而一直以来卡卡西都只把苦无插在院子里,甚少带着它出门。不得不说,必要时把苦无带上还是让人很有安全感的。


    当卡卡西赶到杂乱的实验室时,他已经能听到“材料室”中传来机器运转的蜂鸣。这正是他担心的事情:为了弃卒保车,团藏很可能主张把“材料”给当场“处理”掉。他粗暴地将石门打开,面前的一个营养池已经被抽空,孩子正从被抽空的底座下落,与之相连的管道将孩子不知送到了何处。


    整个房间内的营养池都在进行这些步骤:抽干营养液,打开底座,让孩子落到管道里,日光灯闪烁、熄灭。孩子们一个个从房间里消失,没有哭喊,没有挣扎,只有水流与机器运作发出延绵的杂音。


    角落里天藏的营养池也同样开始运作,水位开始降低,周围突如其来的变化将天藏再次唤醒,他对周围发生的事情毫无察觉,只向再次见面的卡卡西机械地伸手。时间已不容卡卡西多想,他向天藏跑去,飞掷出一支苦无却被曲面玻璃弹飞。


    啧。


    甩出的手未收回,转瞬遍布雷电,千鸟啼鸣,随着提速的身影刺穿玻璃,电光骤灭,手上不加停顿,牢牢抓紧水牢中的天藏。营养液从破口喷涌而出,洒得卡卡西一身狼狈,池内的浮力迅速减小,小臂隔着臂甲撑在锐利的玻璃破口上。高举的手难以发力,卡卡西迅速在另一只手重聚雷电,落在破口下方,上下破口的裂痕相连、崩塌,手臂失去支撑下坠,裸露的手腕重新抵上下方的豁口,透明的尖刀割破皮肤,涌出的营养液染上丝丝鲜血。


    营养池的底座被打开,卡卡西闷哼一声,双手紧握孩子的手臂,腰部发力,将人小心地拉出池外。


    呼。卡卡西松了一口气将虚弱的天藏藏在昏暗的角落,拨了拨天藏眼前的湿发,简单的安抚几句,也不知天藏能不能听懂,但看他似乎没有太多的力气活动挣扎,卡卡西便重新站起身环顾四周。


    众多“试验品”不知道会通过管道滑向哪里,但那肯定不会是一个好地方。现在马上带着天藏离开是最保险的选择。但如果这一次离开,他不仅对再次找到大蛇丸毫无把握,更无法放下面前正在发生的事情不管。


    卡卡西咬咬牙,他得把还在运作的池子破坏掉,还得尽可能地拖住藏在暗处的敌人。


    手上细碎的电光闪现,他取出一颗兵粮丸嚼碎咽下。他的消耗还不算太大,兵粮丸的补给效果也有限,但在之后他应该就不会有休整的余裕了。


    他是被察觉的入侵者,无论是人还是蛇都不会轻易放他离开。


    卡卡西蓄势迈出几步,却在雷光闪现的前一秒辨出利器破空的声音。他迅速向旁侧翻滚,几枚手里剑应声落于他的脚边。他摆出迎战的架势,警惕地弓身面对手里剑的来向。


    房间的深处,大蛇丸的脸逐渐落到昏暗的灯光下。他步态随意,脸上还挂着游刃有余的笑容。


    “小孩子?”,他笑得歪了一边嘴角,上下打量了卡卡西一番,“是旗木家的小鬼吧……没什么兴趣。”


    卡卡西身形一僵,对上曾经改邪归正的老熟人、老长辈,感觉还是有点微妙。他现在倒是挺希望大蛇丸对他有兴趣的。毕竟大蛇丸对佐助最有兴趣,而佐助得到的待遇还不错。


    好消息是估计这里就只有大蛇丸。团藏如果在这,他应该已经被迫不及待地斩草除根了。


    卡卡西观察着局势,说:“我对这里倒是很感兴趣。”他对这里一点兴趣都没有,但能动口他就不会不自量力地动手。


    “能找到这确实不容易。,”大蛇丸眯了眯眼,看得人一阵战栗。“要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吗?”,他的语气像是在和一个小孩说话。


    卡卡西随便扯了几句谎,他不敢把话扯太久,也不想话题太快结束。


    “哦——你只有一个人?”

    卡卡西不作回答。

    “那门呢?你是怎么一路过来的?”


    卡卡西一路上没有触发任何机关,连实验室和材料室的石门都破坏而不触发机关,这说明他把机关绕过了。这可扯不了谎。卡卡西想了想,决定另辟蹊径。


    他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说:“说实话,大蛇丸大人,其实是你告诉我的。”


    大蛇丸皱皱眉,他似乎有点摸不着头脑。

    卡卡西又重复一遍:“是你告诉我的。”

    “我不记得我有曾经......”

    “是的,您不记得了。”


    大蛇丸看上去不喜欢被打断。


    卡卡西继续说:“您看,我什么都知道,这是您的一个十分隐秘的实验室,我能自由地出入,您还和团藏大人合作,这里进行着关于木遁细胞的移植与融合的实验。”


    卡卡西不停说着大蛇丸的“小秘密”,只想着能说多久说多久,说到说无可说,信口开河。


    “您以前还有一个很喜欢的……孩子,叫做……恰拉助。您还记得吗?黑色头发的孩子。”卡卡西想了想,说:“您以前还打算把他当做‘容器’,只是某一天起您就不再理睬我们了。应该就是因为您不记得我们了。”,卡卡西仔细观察大蛇丸的表情,看到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至于我……我是……”打钱的?


    “呃……我是为您采购的,橘子——什么的。”


    水门要是不快点来的话,除非大蛇丸是个傻子,否则他肯定不会被留活口了,卡卡西想。


    大蛇丸依旧摆着一副自认为慈祥的表情,看了卡卡西半晌,尴尬的沉默让卡卡西冒了一层细汗,大蛇丸才继续说:“你确实知道的很多,我会去调查的。”大蛇丸看看被毁坏的营养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不管你在做什么,你的任务结束了。”


    话音刚落,一条大蛇从大蛇丸身后探出,吻部吐出手腕粗细的信子,造成的声响比细蛇的嘶声沉重许多。


    看来“任务结束”对于大蛇丸的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大蛇在黑暗中蜷成一团,瞬息过后,长蛇飞射而出,直扑卡卡西。受距离所助,卡卡西能抢到足够的反应时间,他腾空跳起抽出苦无,下落俯身用腿压上蛇头七寸,蛇鳞坚硬,他只能转向将苦无刺向短柳般的瞳孔。


    受到伤害的大蛇立即开始挣扎怒吼,卡卡西抽身正要拉开距离却被长尾扫向角落,过轻的体重让他直接被拍到墙上,手上的苦无叮当落地。他双手撑地,迅速重新靠墙站立,甫一起身,愤怒的大蛇便张着血盆大口再次袭来。卡卡西伸手向后一探,拔出短刀,刀尖向上,在蛇口闭合前刺破了它上颚的皮肤。


    大蛇吃痛,将吻闭合,刀刃从大蛇的口腔直突入头部。巨蛇甩头挣扎,尖利的牙齿几乎要将卡卡西的手臂咬断,让他瞬间几乎要站立不稳。他一手搭在蛇头,在蛇口内的另一只手再次抓紧几乎要松开的短刀,在濡湿的口腔内戳刺撕拉。


    “啊!”手上的疼痛随着挣扎更甚,卡卡西痛呼一声,抓起地上被砸落的石块向齿砸去。石块沿着空隙进入口中,转向,在口中撑出更大的空间。卡卡西立即将手抽出,刀尖在蛇口内造成更大的伤口,血流满地。他迅速向后退,紧盯眼前的大蛇在原地扭曲翻腾,试着再次举起握刀的右手。剧痛让他的手不停颤抖,冷汗布满额角。


    哈——他低喘着重新看向大蛇丸,面目可憎毫发无损的大蛇丸。


    “嗯?还不错嘛。”,说着,大蛇丸的手被拉长,软化作鞭,飞快甩向卡卡西。卡卡西捂着手臂在营养池间躲闪,鞭如灵蛇,比起之前的畜生,直接由手臂化作的长鞭不仅行动更为灵活,运动轨迹也更为多变。室内的遮蔽物被长鞭毫不留情地逐个打碎,玻璃夹着细微的光辉飞洒了一地,眼看着就要被毁尽。持久战不是卡卡西的长项,但现在的他想要和大蛇丸硬碰硬无异于痴人说梦。


    卡卡西或挡或闪或接下攻击,逐渐被逼到墙边闪展腾挪,突然,鞭子突然转向,携风抽向卡卡西的脑门,凌空的卡卡西无处借力,反手握紧短刀架于头侧,呼呼风声逼近耳边,恐怕又要被打飞出去。



    想象中的重创没有到来,腰部突然被抱住压向一边,取而代之的是落地被玻璃划出不少擦伤。卡卡西吃惊地睁开眼,雄黄的味道传入鼻腔,下一秒身上的人就爬起身拖着他滚向一边,同时,鞭子击向地面带起风声响亮又骇人,击起的玻璃反射出微光,宇智波带土的脸近在眼前。


    “你怎么......”卡卡西的心一下被吊到了半空,他明明将路上的的记号消除了大半,带土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找回来这里。


    “哦?另外一个也是小鬼啊。”大蛇丸说。


    卡卡西瞪大眼睛看向大蛇丸。是他!大蛇丸把带土又引回来了!然而无暇质问,下一轮攻击接踵而来。


    “土遁·土流壁!”卡卡西垂手结印,刚破土而立的石墙瞬间就被鞭子抽去一角。现在不是斥责的时候,他抓着带土的领子向斜后方撤去,在飞石的巨响中小声说:“救援马上就会来,自己躲好,直面你的敌人,分析他的行动,学过的都用起来。”


    “等等!那是什么!你说的队友呢?你的手——”

    “对方速度很快,不要离我太远。”


    “砰!”身后突然的巨响打断了带土的问话,带土惊恐地转过头去,巨大的蛇头将石壁撞出一个破洞!锋利的獠牙如同一排打磨发亮的尖刀,与他只有一拳距离,恶臭的阴风从蛇口向带土的脸上打去。眼前突然出现的巨蛇比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的那条更为庞大,轻轻张嘴就足以将带土连肩吞下,又是一条通灵蛇!蛇颈蠕动,细长的瞳孔紧盯带土,将人盯得手脚发麻,冷汗涔涔。


    突然,蛇口大张,眼看着就要将带土吞下,站在带土身侧的卡卡西只好将带土朝一边踢去,自己手撑蛇头,摔向另一边。反应过来的带土连滚带爬地躲到一边,转过身来,卡卡西已经跌跌撞撞地和大蛇躲闪了几个回合。


    “管好你自己!”卡卡西的视线不敢从带土身上移开太久,一瞥却发现带土只顾着盯自己和大蛇的缠斗。


    可是他们的敌人可不止一条蛇!


    长鞭的击打一刻不停,石壁很快土崩瓦解,带土爬到了石壁庇佑的边缘,又一方石板被击落,带土闻声看去,只见巨蛇的尾部直接连着大蛇丸的嘴,这条怪物是这个人吐出来的!带土不禁泛起恶心。


    长鞭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识,开始脱离大蛇丸的掌控主动攻击,回过神的带土拼了命地抵挡躲避,却既不敢彻底走出石壁遮挡的范围,又不敢离大蛇太近。很快,长鞭向后抽回,被隔开的带土躲闪不及,被一下扇到了一边,长鞭顺势收回,即刻转鞭击作刺击,向后低伏蓄力,像是打算要一举弹起突刺,穿透带土的头颅!在地上滚了几圈的带土一时间头晕目眩,对此毫无察觉,他用四肢撑起身体,刚一抬头,就看到卡卡西面无血色地看着自己,而卡卡西身后,巨蛇正在向他扑去!


    “卡卡西!”

    “土流壁!”


    一层层石壁被击穿的脆响直逼耳畔,带土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安静。他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也能听到卡卡西的,除此之外,只有血流滴滴答答的声响。他们近在咫尺,巨蛇咬住了卡卡西的腰,借着惯性直接冲到他面前才停下。他看到卡卡西耷拉着脑袋,乱糟糟的头发底下是一双充斥着疲惫和痛苦的眼睛。他的腹部被紧紧咬住,带土清楚看到过那些獠牙有多么可怖,现在它们完全没入了卡卡西的身体里,血不紧不慢地从伤口一点点地往外流,滴落在地像是倒数的钟声。


    连接着大脑与眼睛的神经被拉紧、被灼烧,带土目眦尽裂,粘稠的液体溢满眼眶,他张大嘴,只听到自己的呼吸越发急促。他跪坐在地上,上下看着卡卡西的大大小小的伤口,颤抖着伸出手,想要将他抢下却无从下手。


    “走。”他听到。卡卡西动了动眼球看向他。


    “不......”带土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叼着卡卡西的大蛇却从来没有想过要等他,它动了动躯干,连带着悬空的卡卡西一起摇晃。“不,不不不不......”,带土急忙伸手抓向卡卡西的手,刚触及,大蛇却迅速后退,将卡卡西粗暴地拖过石壁的破口。粗壮的蛇身重获自由,一圈一圈地缠上卡卡西的四肢,将他淹没。


    “住手!住手!”血泪连珠落下,黑亮的瞳孔仿佛被鲜血染成红色,双勾玉在眼中寂静地回转。带土狼狈地从地上爬起冲刺,一路躲避着长鞭跑向大蛇,像是落后一步身后便是万丈深渊。他心急如焚却感觉自己头脑清晰异常冷静,他仿佛能看到敌人的每一步动作并依之做出最高效的反击——他要抢回卡卡西,这是丈量“高效”的最终标准。手里剑、苦无、火遁接连击向大蛇,迅猛而精准,却似乎毫无用处。


    大蛇的鳞片太坚硬了。


    带土立刻转头,从蛇身上跃起刺向与蛇尾相连的大蛇丸。


    铮!


    短兵相接,寒光乍现。


    大蛇、长鞭尽数消失,大蛇丸解除了所有忍术,抽出苦无格挡下带土的攻击,卡卡西从束缚中解脱,掉落到地上。带土正以为自己的攻击起到了作用,却看到一臂之外的大蛇丸吐出长舌笑得阴森又疯狂。


    “呵呵哈哈哈哈!!新开眼的宇智波!今天是一个好日子!”


    竖瞳紧缩,狂热的眼里映的都是那双通红的眼睛。带土向卡卡西的方向撤去,却被敌人再次变形的手缠上。大蛇丸的脖子开始伸长扭曲,嘴里犬齿疯长,迅速向带土颈肩处靠近。


    “豪火球之术!”


    灼热的火球直击大蛇丸面门,借着视线遮挡,带土高举苦无下劈,却在击中前被放开,两方各自后退。带土转头想查看卡卡西的情况。


    永远不要背对你的敌人。


    卡卡西的声音跳入脑海,他曾如此和他说过。带土咬牙定住身形,重新看向大蛇丸,不敢放松警惕,只能用余光留意卡卡西的情况。他倒在地上,身上深深浅浅的血痕瘀痕,他嘴里在轻声说着什么,手脚颤抖地想要爬起身。


    “别动了......我、我会保护你。”带土伏身握紧手里的苦无,起码这次,他也希望自己不是在吹嘘自己。


    没想到卡卡西只僵硬了一瞬,便以更大的力气挣扎起来,他的双手近乎抽搐地抓着地,直到那双似乎随时会软倒的腿将他的身体撑起来。随着他的动作,鲜血从腹部的伤口不停涌出,让人看得心惊。带土正要转头阻止,却不偏不倚地撞上卡卡西的目光。那双疲惫的眼睛里塞满了敌意与悲痛。


    对着他?对着宇智波带土的敌意?为什么??带土直感到不解和委屈。


    卡卡西似乎还在喃喃着什么,带土还没看清楚,卡卡西就又变了脸色。大蛇丸再次向他发起了攻击!带土辨出身后的风声,扯着卡卡西的衣领一同跳到一边,然而蛇臂迅猛,结实地抽到带土的背部。霎时间,带土感到自己的背部在灼烧,似乎烈火要沿着脊柱烧上神经,让他全身绷紧、青筋暴起。他从未感受过这种程度的伤痛,下意识地想起卡卡西腹部的伤口,希望这些伤口都不是致命的。


    “哎呀,没事吧?”大蛇丸轻松地说,就像刚犯了一个无伤大雅的错误。


    带土趴在地上大口呼吸,还没能转头看向大蛇丸,双眼便被卡卡西抬手没轻没重地抹了一番,上半张脸一时间湿润粘腻,血腥味扑鼻。


    “管好……你自己。”卡卡西很快移开了手。等到带土龇牙咧嘴地睁开眼时,卡卡西已经在他身后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又站了起来。带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看到地上的血迹只想叫卡卡西别动,但张口却全都是抽气声。


    零碎的电击声响起,带土以为自己听错了,定睛一看,电光瞬间在卡卡西手中暴涨,尖锐的悲鸣响彻地下!带土瞪大眼睛,强大的写轮眼让他将卡卡西手上流畅而迅猛的查克拉轨迹窥视得一清二楚。卡卡西像是早已将这个术操练过千万遍,专注地盯着敌人,任由手上冰冷刺目的光辉明明灭灭地打在脸上。那具浑身是血的身体里蕴含的力量让带土震撼得发抖。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拥有这种力量?!在承受了这么多攻击后,为什么还能够站起来?!


    带土的心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跳动着。


    “啧啧,我开始理解我以前为什么会喜欢你们了。”,大蛇丸说。

--------TBC

不管了不管了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