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行踪诡异,突然消失

【带卡】终成眷属不能过于露骨04

请把蛇叔当作很急需新鲜肉体,血魔耐被砍半,不然两个孩子会直接死掉的_(:з」∠)_

-------------------


    带土紧跟着深吸一口气,将痛呼憋进肺叶,站起身。背部的鞭伤被扯动,带土觉得自己浑身发热,在阴湿的地下不停冒汗。


    在卡卡西认为带土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从不会站在带土身前,显而易见如今他认为带土解决不了。


    但带土更不认为满身是血卡卡西能将敌人打倒,即使他的手上掐着来历不明的忍术也不行。


    他站到卡卡西身旁,不知道该进攻还是防守。


    “......尽量,保持活着。”,卡卡西说,又摇了摇头,“不要让他抓到你。”


    带土下意识地将卡卡西的指令录入大脑,这个讨人厌的同伴在关键时刻总是能作出正确的判断。


    “看来没什么大问题,”大蛇丸依旧将焦点放在带土身上,“我会更小心的。”


    话音刚落,大蛇丸手上飞快结印,“邪蛇腕爆!”。几条巨蛇被召唤而出,却是向着卡卡西撞去!“小心!”,带土几乎在大蛇出现的瞬间就看清了它们的攻击轨迹,他伸手去抓,却被卡卡西侧向将手滑开,顺势搭上他的肩膀起跳,凌空一个翻转,扯动带土,两人便闪过了数条巨蛇。巨蛇没有撞到猎物,却直直地继续向前冲去,直到撞上石壁才被截停。“趴下!”,卡卡西将手转扣到带土后颈,向下一压,两人重新趴回地面。


    嘣!


    几条挤在一堆的大蛇被查克拉引爆,巨大的能量将石壁炸空一角,烟尘滚滚。


    “但你,是不需要的。”大蛇丸的声音穿透爆炸与千鸟造成的耳鸣,渗入带土耳内。下一秒,一阵气流扫过,抓着自己后颈的手消失了!是苦无落地的声音!带土连忙抬头在浓雾中查看卡卡西的位置,写轮眼和千鸟的亮光给他带来了便利,他能看到卡卡西没有离远,就在他跟前,举起聚满雷电的手正要收回,似乎是刚打掉了近处大蛇丸手上的苦无。


    “近身。”卡卡西轻声说,像是在自言自语地喃喃。带土点点头。


    卡卡西如离弦箭般向大蛇丸冲去,一眨眼便到了大蛇丸身侧刺出千鸟,眼看就要刺中却被大蛇丸一手掐住臂膀,卡卡西挣扎两下,却看到从大蛇丸的衣袖中探出无数小蛇!突然,一把苦无劈开空气要落在大蛇丸手上,是手持苦无袭来的带土!大蛇丸下意识地收回手,带土一击未老,将苦无转向朝大蛇丸腹部划去。大蛇丸抬脚将苦无轻易踢飞,扣上带土被击开的右手,像是要顺势将带土擒住!“土遁·土流壁!”,身侧的小孩末印结成,大蛇丸单脚站立下的土地开始摇摆扭曲,他站立不稳,只好松腿放开带土,向后跳去,找回平衡。“火遁·凤仙火之术”,带土紧追不舍,无数火球纷纷扑向大蛇丸面门。


    “啧。”大蛇丸被这些小把戏搅得有些许恼了,抬手作鞭一掀,带起查克拉风将火球都扇到地上,未散去的烟尘再次卷起。大蛇丸不打算在被这愚蠢的灰尘打扰,从气浪中迅速离开,冲向发动土遁仍伏在地上的卡卡西,虎口作勾,卡着他的下巴将他高高举起。


    “凤仙火之术!”,带土仍在大蛇丸身后发动无用的攻击,让人发笑。

    

    大蛇丸手上用力,正要跳开,却在顷刻见再次听到千鸟悲泣,可他面前的这个小鬼手上什么都没有!


    影分身!


    顾不得面前小孩的身影化作烟雾,大蛇丸转身,一个大火球迎面擦过,火球之后,正是近在咫尺的雷电!雷电迅速擦过肩胛,带走一块骨肉!鲜血沿着布料溢出,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有人因为兴奋,有人因为愤怒,有人因为惊讶。“臭小鬼!”,大蛇丸如同被惹恼的疾蛇,凶狠地抬手紧抓着卡卡西向地上摔去。嘭!碎石飞起又落下,卡卡西躺在地上,漏出一声轻微的喘息,不再动弹。


    带土脸上的得意在瞬间被震惊所击碎,“卡卡西!”他龇牙大喊道,想要叫起自己的同伴好让这场戛然而止的战斗继续下去。他一个人无法战斗,他动不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动。卡卡西必须在,即使他不说话,但他必须在。“卡卡西!卡卡西!......”带土的眼里盛满了惊慌,声音越喊越大,却无人应答。


    大蛇丸随意地扔开抓住的手臂,朝带土走去。像是刚刚打死了一只恼人的苍蝇。


    这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被称为战斗。

    解决两个只会小把戏的小鬼,对他来说本就该轻而易举。


    突然,一只手扯住了他的衣摆。

    

    “......”,卡卡西的喉咙里发出不成字的音节,没人知道他要说什么。他的后脑直击地面,如今一片混沌,无法思考。他依照直觉行动着,坚决不能让这个人到带土身边去,“啊......”


    写轮眼中一下亮起了光。


    “啊——!!”卡卡西的惨叫伴随着大蛇丸的叹息传来,他早已血肉模糊的手被大蛇丸狠狠地踩在脚下。


    “孩子,你确实不错,但你得学着不麻烦大人。”,大蛇丸惋惜地说着。“如果......”


    “你这个混蛋!混蛋!!!放开他!”,带土携风而来,锋利的苦无直往大蛇丸头上刺去,却被大蛇丸稍稍后仰轻松躲过,脚上甚至不需要移动分毫。这名年轻的宇智波做着直来直往冒冒失失的攻击,几乎全然不懂隐藏自己,如今这头失去理智的幼兽应付起来比想象中的还要简单。


    当大蛇丸再次志在必得地扫过那双写轮眼时,他再次兴奋地勾起嘴角。哈哈。

    

    带土除了紧盯大蛇丸以发动攻击,再无法观察到其他任何东西,他不加思索地用苦无戳刺,用火遁灼烧,但所有的攻击最后都落在了空气上。大蛇丸轻松地躲避着,没有离开过卡卡西超过一个身位的距离。他的视线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带土的眼镜,双勾玉在轻微的转动,速度似乎还有所放缓。大蛇丸歪了歪头,捉着带土一个随处可见的漏洞,他轻挥右臂,将下臂迅速缠上了带土的脖子。一圈又一圈,速度快得让带土无法及时解脱束缚,他被大蛇丸扯到半空,痛苦地想要掰开脖子上缠着的一圈圈粗皮鞭般的“手臂”。


    大蛇丸可不打算浪费好不容易碰上的宇智波,他的手臂挽得不紧不松,不致命,但也不会舒服。他看看脚下的卡卡西,把右脚抬到卡卡西的头上,又看回了带土的眼睛,将重心移到右边。

    

    对,就是这样。大蛇丸满意地眯了眯眼。

    二勾玉的写轮眼,再一次开始转动了。


    “住手!!!”,带土嘶吼着,清越的嗓音变成了沙哑的咆哮。他竭尽全力地挣扎,却只是在空中晃荡两下。“你!!!我要杀了你!!......”,他在大蛇丸面前张牙舞爪,却伤不到他分毫,溢满怒火的双眼中,勾玉开始加速转动。


    “嗯哼,不错......再加把劲。”,大蛇丸说着,抬起另外一只手扯着带土的衣领,原本禁锢着脖颈的手鞭稍稍放松伸长,连同带土的双臂也一并缚紧了,引来带土更为激烈的挣扎和怒吼。大蛇丸轻轻地把手覆到带土嘴上,示意他闭嘴。


    “没必要如此痛苦,”他说:“我来帮帮你吧。”


    他移开踩在卡卡西身上的腿,弯腰将带土按在了地上,收回带土捂在带土嘴上的手,从衣襟中取出苦无,抵在了卡卡西的太阳穴。

    

    带土脸上的血色在瞬间褪去,噤声狠抽一口气,写轮眼将每一秒都刻在了脑海里,他看到了双眼紧闭毫无防备的卡卡西,看到了锐利的刀剑紧贴他额角的皮肤。他浑身止不住地发抖,视线被死死钉在苦无的刀剑上,他咽了咽,再次出口的喃喃带上了顺服的恳求,“不要......不要......”

    

    苦无一点一点地下压,刺破了额角的皮肤,渗出温热的血滑向卡卡西紧闭的双眼。


    “住手!求你!不要!卡卡西!卡卡西!”,带土在地上不停踢蹬,脖颈手臂在剧烈的挣扎下慢慢变得红肿,可他被按在地上,难以移动分毫。他什么都做不了,无能地趴在地上刻录每一个细节,清晰地看着大蛇丸手臂上的每一块肌肉收紧发力。


    泪水混着血液倾泻如注,双勾玉的瞳孔飞转如轮。绝望的呐喊在地室内回荡。


    “影子模仿术!”

    “眶!”


    大蛇丸手上的苦无被另一件武器以巨大的力量击飞出去。大蛇丸瞬间惊觉想要向后退去,却被影子缚住,为时已晚。明亮的身影闪现在眼前,原本俊朗的青年如今毫不掩饰地喷薄出凌厉的煞气,他手握特制的苦无,其上附着大量的风属性查克拉,已然将小巧的利器化作致命的斩刀!刀锋如同雷电般劈下,将敌人的双手应声砍下,将主人的两位弟子重新纳入自己的羽翼。


    波风水门的眼中激射出凛凛寒光,对蹲跪在地上试图挣脱束缚的大蛇丸重新举起苦无。


    这是带土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的景象。


--------------------------------------------


“......老师......注意休息......”


    ......是琳的声音。琳?这里是......


    病床上的带土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扯动了背后的伤口,抽着凉气又趴回床上。他转头,琳和老师就坐在床头边。


    “琳!老师!卡卡西他——”,他用手肘支起上半身。


    “嘘——”,水门被吓了一跳,笑了笑,示意带土安静,走开一步,卡卡西就躺在他身后的病床上。“已经没事了,好好休息吧。”,他拍了拍带土的头。


    “那他现在......”

    

    “已经脱离危险了,可是还没醒来。他要休息。”,水门轻声细语地回答,帮着他侧倚在床上。带土这才发现,水门的眼底染上了一圈青黑的眼圈。


    “水门老师......你——”,带土拿手指指着水门的黑眼圈,说道。

    

    啪!


    没坐稳的带土差点又被打回床上,他捂着自己的额头,委屈地看着钻到老师和墙壁之间的琳。


    “琳!......你......我......”,看着眼前瞪大眼睛几欲哭泣的女孩,带土一阵心虚,将抱怨的话都憋回了肚子里。


    “你们两个笨蛋!”,琳压抑着声音,“你们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会跑到那种地方去?为什么会伤成这样?你知不知道你自己躺了多久?你知不知道你回来是什么样子?你知不知道我我......”,女孩的眼泪滴滴答答地往下掉,抓紧带土的手,发现带土吃痛想抽回被划破的手,琳反倒掐得更用力。


    “现在知道痛了?!”,琳大声说。


    带土倒先反应过来,“嘘——”。


    “好了好了。琳,先饶过带土一马吧。”,水门笑着揉了揉两人的脑袋,叹了口气,眼神又变得忧虑起来。“带土先好好休息,养好了精神。”


    “之后我有必须要问你、你们的问题。”


    带土愣了愣,不知道水门指的是什么。他自己还有一肚子的问题。


    “我现在的精神就好得很!我才有好多问题呢!我现在就可以——”


    “不可以!”,琳拉着水门地衣角,固执地打断道:“不可以!水门老师已经两天没睡觉了!老师,你,卡卡西,你们都需要休息!”


    “可是......”


    “没有可是了!”,琳紧紧攥着水门的衣服,瞪视带土,像是气得要再一次哭出来了。


    水门班的大小男孩都是看不得女孩哭的,告了饶,一个被赶回了家里,一个被勒令趴回床上。临走前,水门告诫带土并向其再三确认——在水门允许之前,不能将受伤那天的任何事告诉任何人。


    “可是琳,我已经睡饱了。”,带土在琳严厉的警告下移开了视线。“......可我真的睡不着了,这样趴着好难受啊。”


    “起来活动活动,对身体也有好处不是嘛,哈哈......”


    琳将苹果切块,戳了几根牙签,砸到带土面前。不是切成兔子了,带土识趣地乖乖埋头吃苹果。

    

    “坐起来吃吧。”


    带土如蒙大赦,爬起身四相皆空地专心吃苹果。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沉默。


    总之应该先道个歉?带土想。


    “琳,对不......”


    “你们,到底去干什么了?”,琳问。


    “诶?”,带土想了想,“可是水门老师说......”


    琳低头抿了抿唇,带土一下以为自己又说错了话,忙改口,“不是。我、其实我也不知道啊,我——”


    “我总是在拖后腿。”,琳把手放在围裙上抹了抹。


    哈?为什么话题又......


    “在队伍里我总是被老师、被卡卡西,或者被你保护着。我的战斗能力比你们弱得多,总是要看着你们为了保护我受伤。”


    “可是你是医疗忍者啊!我们受伤的时候——”


    “你们进步得很快,尤其是卡卡西,他......走得很快。他像是什么问题都能看到、什么问题都要解决。我跟不上。”,琳攥紧了围裙下摆,“所以比起在队伍里作为累赘被拖着走,我宁可在医院里学习,希望能够以此赶上你们,在有需要的时候为你们疗伤。”


    “但你总能跟上他,”,琳抬起头对上带土的视线,温柔的女孩用坚强将伤痛包裹起来,填进眼里,“追上他,然后让他慢下来。不要和他一起乱来,也不要让他一个人乱来。让我看到你们,好么?”,她握起带土的手,请求着。


    带土看着被托起的手,点了点头。

--------------------------------------------------------------------


    水门远比琳想的要忙得多,他可以选择的休息时间只有深夜、所有其他任务相关人员都睡着的时候。


    大蛇丸被认定为叛忍已经有一段时间,三代目火影的三个弟子算是都主动地表达了自己拒绝继任的意愿。波风水门被自来也推举,也得到了三代猿飞日斩的青睐,成为了木叶第四任火影的有力候选人。那一刻起,他需要尽己所能地建立威望。三代目隐退在即,他越来越忙,手头上总有几个高等级的任务等着他处理。


    就像现在这样——这使他无比后悔,他应该更加留意自己的三个学生。


    卡卡西说过他要去找大蛇丸,在陪卡卡西胡闹了一阵后,水门积下的任务让他分身乏术,只得确保卡卡西不会做任何危险的事,且一旦有情况必须向他汇报,随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卡卡西一直没有什么响动,水门主动前去查看几次后发现没什么大问题,便没多考虑。如今帕克突然过来说找到了洞穴,那么总得对敌人有所防备。水门叫上了身边的鹿久,抵达目的地时却看到一片狼藉。他的两个弟子一个被控制,一个就在刀口之下。水门几乎想要立刻将危险永远排除,可在鹿久的控制与提醒下,只能将大蛇丸暂时封印起来。他抓紧时间把能用上的封印术都加在大蛇丸身上,确保这个S级叛忍一时半会儿无法行动,才将两个孩子送回村子。他马不停蹄地搬回了封印班好让鹿久放心解除影子模仿术,在这之后,他既要了解情报人员对这里的搜查,又要负责大蛇丸的押运与看管。


    一切都是有预兆的。水门一边将任务报告整理好,一边叹了口气。自从两个学生卧床后,他已经将其他能推后的任务都退后,能移交的任务都移交了。


    波风水门来到火影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吧。”

    

    年迈的老人叼着烟斗,看到了水门疲惫的脸色,不禁有些不忍。“水门,如果实在太累了,就先去休息吧。你的位置我可以先找其他人顶上。”


    水门摇摇头,说:“不,检查封印并不会耗费很长时间,之后的轮岗我会找到时间睡一会的,请博士不要抓住我偷懒就好。”,何况他可一点也不希望大蛇丸有任何逃走的可能。


    日斩笑了笑,像是看透了水门心中所想,说:“大蛇丸。他从前并不是这样的人。他是我的学生,我了解他,就像你相信着你的学生们一样。他的本质并不坏,在经历了众多生死之前,他甚至是单纯而善良的,这也是我曾经想让他继任的原因。变成现在这样,我难辞其咎,若是你有什么不满,就直接怪罪在我身上吧。”


    水门一言不发地思索良久,摇了摇头,“我会保护我的学生,也会尊重并执行高层的决定。三代目,我先去执行任务了。”


    看着水门离开,猿飞日斩将视线投向窗外。长呼一口气,青烟缭绕。


    水门还是有怨气的,合情合理。高层的决定——可不是他的决定了。小春、门炎,他们都不认为留下大蛇丸是一个好主意。团藏,就更是如此了。

 

---------tbc

评论(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