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行踪诡异,突然消失

【带卡】终成眷属不能过于露骨05

三无大型流水账


------------------

“琳,你说卡卡西什么时候能醒啊?”

“我不知道,佐藤医生说这两天就会醒的。”

“可是第二天都快结束了哦,那个人该不会是个庸医吧?”

“说什么呢?他说你快醒了之后,不到一个小时你就醒了。”


“呃——那是我听话。”,带土撑着下巴趴在卡卡西的床上。“诶,不是说聊天可以让人快点醒吗?和他聊聊天怎么样?可是这个人就不怎么爱聊天啊。”


琳趴在另一边,想了想,“那是给大脑受伤昏迷的人用的吧?卡卡西头上的伤不算太严重,睡觉只是在修养身体而已。”


“嗯——可是他已经睡这么久了。”,带土一边说,头一边往卡卡西面前靠。


忽然,卡卡西的睫毛似乎震颤了一下,带土揉揉眼睛,凑得更近。



大脸!


病床突然发出一阵巨响。


晃一睁开眼,卡卡西就被吓得浑身一抖,缩着脖子吧后脑勺压近枕头里。铁床被碰出响声,带土被这动静一惊,更是一个翻身掉下了床。


“哎呀!我的背我的背我的背......”


“醒了!卡卡西你醒了!”,琳兴奋地滑下床,大叫着想给卡卡西一个拥抱,瞥见卡卡西身上的绷带,又不敢轻举妄动。“医生!我去把佐藤医生叫来!”,她嗒嗒嗒地踩着鞋,在走廊上跑得飞快,全然忘了床头的呼叫铃。


刚醒来的卡卡西被这一连串的吵闹灌得头昏脑涨,他皱眉闭上眼睛,等着这一阵难受过去,才重拾了思考能力。


他努力地重新睁开眼睛,看向床边,是再次凑过来的带土。刚刚出去的......是琳吧?琳和带土,都在。


他浑身又疼又累,思绪缓慢,心却安定了许多。疲惫席卷全身,还没等他听懂带土在嚷嚷什么,就又睡过去了。


“带土是笨蛋!你把卡卡西吓坏了!”,琳回来后,严厉的指责让带土懊恼不已。


第二次醒来时,阳光灿烂得有些刺眼,床边坐着来探病的水门。


“卡卡西,你醒了?”,水门站起身,手撑在床头附身观察着。


“.......”,卡卡西张张口,干涸的喉咙却带不出声音。


“水,你等等。”他忙不停地跑到一边,兑好热水再把卡卡西扶起身喂了下去。喝够了水后的喉咙还是发干发痒,卡卡西咕噜几声,舔舔唇往四周望了望,再次开口。


“不舒服的话,就先不说话吧。”,水门说,“琳陪着带土就在楼下散步呢。”想到平时总到处跑的学生扒拉着床沿不肯离开房间的样子,水门忍俊不禁起来。


卡卡西闻言顿了顿,点点头,最后还是开口说:“带土的眼睛......”


他的声音依旧沙哑,水门听了皱了皱眉,说:“你确定你不需要再休息一下吗?”


卡卡西坚定而缓慢地摇了摇头,惹来水门一声轻叹。


在带土醒来后不久,水门就找了时间和带土了解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刚找到带土时,除了淤青和剐蹭的伤口外,身上最为严重的伤口是后背的鞭伤,但他的脸却被血糊成了一片。水门感觉事有蹊跷,找了可信的医忍帮忙看诊,结果不出所料,带土的眼睛确实发生了变化。在向带土确认过后,着实被双勾玉吓了一跳,这和卡卡西两年前对他说过的“胡话”不谋而合。他要求知道此事的人先将此事保密,等他确认这之中有何蹊跷后,自会向火影以及富岳说明。带土对此表示不满,但最后还是先答应了。


“按那孩子的性格,到现在还没露馅已经很不容易了。”,水门无奈地笑着说。


卡卡西却紧张地挺起身,“不能让带土用写轮眼。先用封印术或者......”,似乎是发觉自己过于偏激,卡卡西的声音渐渐减弱。“......总之,现在还不能让带土使用写轮眼。”


水门闻言,沉默半晌。“因为斑会知道?”


卡卡西点点头。


“可是斑已经死了。”

“我找到了大蛇丸。”

“花了一年多的时间。”

“带土开了双勾玉的写轮眼。”


他像是孤独的传教士,手上甚至没有一本赞美诗,却奋力实践自己的“预言”,试图说服水门这就是神迹,让水门相信那就是未来。


“带土现在只有十岁,他在和大蛇丸一战的过程中由于你身受重伤而开眼。他被你吓坏了。卡卡西,这和你所说的并不完全一样。”,水门能清晰地感受给到卡卡西的不安,他希望能把卡卡西从那些莫名其妙的残忍幻想中解放出来,可两年来他却找不到合适的办法,卡卡西对那些想法异常执着。“不要想那些了好吗?我不会让你说的事情发生的。”


可是四代目火影死在了这些“事情”之中。


眼见仍无法说服水门,卡卡西也不再做无用功。卡卡西低头思索良久。他的头还有点隐隐作痛,这让他无法快速思考。“洞穴里的孩子还好吗?”


水门见他不再提,便也不再多说。水门也尝试着让卡卡西能像带土一样开朗一点,但这件事怕是急不来的。他揉了揉卡卡西的头发,“孩子们都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了。”


“们?”


水门点点头,“我们顺着仪器下的管道找到了其他的孩子。”,他的眼中染上了悲悯,“可是他们都十分虚弱,有的没有撑下来......总之他们会得到应有的照顾。不要太在意这个,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卡卡西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些孩子必须足够幸运才能活下来,而他已经尽力而为了。“他们中有一个棕色头发的孩子。他的名字叫天藏,他将会是一个木遁忍者。”


“什么?可是木遁已经......”


卡卡西示意水门降低音量,“我能够证明。水门老师,给我两年,不,一年的时间,我会试着让天藏有使用简单忍术的能力。在那之前,请不要让带土使用写轮眼。在证明之后——木遁的能力不是我努力尝试就能够让一个孩子拥有的,我希望老师能够考虑一下我说的话,再决定是否对带土的眼睛解禁。”


水门挫败地挠了挠头,他们又回到了原点。卡卡西根本不肯放下,并对一些不可能的问题胡搅蛮缠。木遁早已随着初代火影的逝去而失传,卡卡西所说的注定是一纸空文。他对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学生毫无对策,这个孩子总是认真而稳重的,即使他在说胡话。“卡卡西......那是带土的力量,他是一名宇智波,他开眼了,他有权利使用它。”


“可他会因此陷入危险!”


水门皱着眉安抚卡卡西,希望他能自己找回理智。


“我很清醒!斑希望能有人继承他的意志,带土在身心上都是他最好的选择、咳咳......”,看着水门写满担忧的脸,卡卡西只觉得急火攻心,他不需要担心,只需要信任,“他的眼线,绝,他们会......”——然而他的话在其他人听来只会显得无理取闹。


“卡卡西?卡卡西,你先冷静一下!”,眼见卡卡西话说得越来越艰难,脸色越来越苍白,水门连忙按下呼叫铃,抚着卡卡西的背和额头,“先别激动,好吗?我会想办法的。”


在意识到时,耳鸣心悸便侵袭而来。卡卡西深呼吸试图缓解,却没有什么作用,只要一集中精力,便感到头晕目眩。


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门被狠狠地甩开,首先冲进来的却是带土和琳。


“老师你在干什么!?”,两个孩子围在床边,下一秒便被紧随其后的医生推开到一边。


卡卡西闻见来声,艰难地举起手,指着带土的眼睛,什么都没说出口,就被医生按在了床上检查。


带土愣在原地,不知道卡卡西为什么老让他摸不着头脑。


医生给了卡卡西少量的镇静剂,勒令所有人回到自己该呆的地方。他的病人醒了两次,他却没能在病人清醒的情况下复诊一回,这让他很生气。


“不要再让他晕过去了!我就说只能让亲属探病!我和那该死的院长说了无数次!!”,医生说。


-------------


带土将眼睛的事情抛诸脑后,卡卡西还在住院,他就在旁边老老实实地跟着住院。每天见到的都是病人或医生,没有需要他用到眼睛的地方。


药效过去后,卡卡西就醒了。在医生的警告下,带土一点不敢惹他,他的心情肉眼可见的不好,甚至是和水门老师说悄悄话也带着焦躁的语调。


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在想什么,怕不是脑子撞坏了。带土盘腿坐在自己的床上嘀咕。


“带土。”,突然被名,带土吓了一跳。


“你暂时还不可以用写轮眼。”,卡卡西说。


带土摆出八字眉,不明所以:“为什么?”


“因为村子发现外面很有可能有人想要你的眼睛......就像大蛇丸一样,你也看到大蛇丸有多危险了。”


“大蛇丸想要我的眼睛?”


卡卡西默认。


“为什么?我是说,村子里又不只有我一个开了眼的宇智波,凭什么只有我不能用?”


“因为你优秀。”


带土听了一愣,止不住地抿嘴,移开视线,笑不露齿。卡卡西夸他可不多见,他晃荡两下,“你可别骗我!我不吃这套了!”


卡卡西下了自己的床坐到带土身边,他的手还没完全好,水门扶了一把便坐到对面不再作声。


“我没有说谎。”,卡卡西摇摇头继续说,“十岁就能开眼的宇智波很少,你的眼睛更是一下就开了双勾玉,是一双强大而又年轻的眼睛。即使是在你们家族里,你也是特别的。也因此,对于觊觎写轮眼的人来说,你的眼睛在研究和适配上都异常有吸引力。”


带土低头听着,却没什么反应,卡卡西以为他起码能小小地自豪一下。卡卡西顺着带土的视线,却发现他在伸手磨着自己手上裹得紧实的纱布。


“又不是我想开的。”,带土说。


卡卡西沉默半晌,翻掌在带土的手心里勾了勾露出的指尖,“对不起。”


“这又不是你的错,”带土皱着眉,“你当时在那里干什么?”


“......那是......机密任务,只不过出了点意外,我之后会告诉你的。”,卡卡西说。


“总之,现在先不要使用写轮眼。明白了吗?”


“可是既然开都开了,我也想做点什么啊。有了写轮眼,我也可以更强,也可以保护自己。”带土反驳道。


“可是没有人愿意看到你身陷危险。琳、老师和我。我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先教你其他的忍术、体术、战术,即使你有了写轮眼,你还是要练习这些不是吗?只是先缓一缓。”

“那得缓到什么时候啊!”,带土收回手,卡卡西却追了上去,轻轻抓住。


他犹豫着,说:“很快的。”


他说的话毫无底气,带土噘着嘴看向水门,只见他对上自己的视线后笑得无奈又忧心忡忡。


“或许对方真的很危险”,带土想,“要是自己遇到了危险,那么身边的人可能也会身处险境。”


最后带土点点头,算是同意。


-------------------------


水门和卡卡西的悄悄话并没有减少。带土试着偷听过几回,像是在讨论那个关于大蛇丸的任务。


走廊里,水门突然提高了音量,“不行!”。闻声,带土领着天藏扒开了房门偷看。


这个小不点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突然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病房里。卡卡西说是他领回来的,是楼上的孩子,让他们好好相处。带土自觉为人热情友好,但是他对这个跟屁虫却提不起好感。跟屁虫好像还不怎么会说话,可能是有什么障碍,这本是让带土十分同情的一点,但他老是突然出现,重复他们说的话,而且一直跟在卡卡西身后,就像是卡卡西多长了一条小尾巴!


“他还小,粘人学说话都很正常。”,卡卡西说。


带土惊讶地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应该骂他脸皮厚,然后让他练习说话直到累趴下!”


带土忿忿地跑去找琳投诉,琳却还在嘲笑他。


“那你是什么?卡卡西肩上的大鹦鹉吗?”


带土无处诉苦,回到房间和卡卡西一起带着天藏说说话,写写字。

在他的指导下,天藏学得很快。


“家伙说什么?”,天藏问。


“不是‘家伙’,是‘他们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听不清。”,带土从门缝往外看了看,又靠上耳朵听了听。如此反复几次,卡卡西像是感觉到了动静,扫视过来,带土连忙拍上了门。等到两人进房间,水门和卡卡西的脸色都不好看。


第二天,卡卡西就被临时带出了医医院,说是要详细讨论遭遇大蛇丸的事情。


“他们难道不是一直都在说这个吗?”,带土趴在窗户边。

“我也不知道。”,天藏回答。


------------------------------


火影楼的地下室里,阴风阵阵,烛光摇曳,连空气都散发着腐朽的味道,唯有铁制的牢门坚硬如新。这里的特制牢房只有六个,每一个牢门都正对中央的监守台。即使数量稀少,这里的牢房还总是空缺着。只有足够危险或足够重要的人才有资格被关押在这里。大蛇丸是其中之一。


与往日不同,大蛇丸的牢房前放了一把椅子,轮值的看守在椅子附近搭起了结界,随后便回到了监守台。


轻微的脚步声从楼梯传来,大蛇丸饶有趣味地睁开眼。来人正是卡卡西,这让大蛇丸感到些许意外。显然卡卡西和那个宇智波小鬼都是木叶的人,他们得到了火影候选人的保护和绝对信任。


大蛇丸说:“那只暴躁的大狮子可是狠狠地警告了我一通。没想到他还真让你进来。”


“水门老师不暴躁。”,卡卡西坐上了凳子,“他不让我见你。我去找了三代目。”


大蛇丸闻言,嗤笑一声,“看来那个老头子已经开始犯傻了啊。让你——一个小鬼,进来这里,除了惹怒你的老师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人不可貌相。这一点您可比我更清楚。”,卡卡西意有所指,这让大蛇丸开始警惕起来。


卡卡西继续说:“没有人愿意救你,团藏更恨不得你永远闭嘴。但我可以。你真该感谢三代目。开放的隔离结界和半个小时的单独聊天时间,他希望我能用这些救你。”


“你可以吗?”,大蛇丸调笑道。


“我只知道你不会死,不会这么快。你有研究,说出随便一项就能够让顾问团重新考虑你的价值。你还能供出团藏,打击他的威信,三代肯定会以此为由暂缓你的判决。你还不需要人救。”


“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过来呢?”


“因为我要和你商量的,是你不能说的研究。”,卡卡西抬手理了理口罩,示意大蛇丸注意别随便让自己的“马脚”让看台中央的几位看守给偷看了去。


大蛇丸耸耸肩,“我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卡卡西看了看大蛇丸的双手,被砍去的上臂撑不起衣服,袖子里空荡荡的。又看看大蛇丸的肩膀,伤口被裹在纱布之下仍未痊愈。即使如此,大蛇丸的脸上并没有显现出任何不适。


表象总是具有欺骗性的。卡卡西深喑此道。大蛇丸没有必要在计划外的打斗中受伤,更不会轻易被尚未成熟的千鸟击中,却有必要在深陷敌营时让对手有所忌惮。


在卡卡西所经历过的世界里,大蛇丸很早便专注于禁术的研究,巨大的消耗让大蛇丸需要尝试以各种方法续命:不尸转生、血继、木遁。在四战后,大蛇丸一直受木叶监控,他的各项研究有木叶的一杯羹,而卡卡西往往对他的转生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大蛇丸在之后开发出了新的秘术,不再需要以命换命。而如今,卡卡西猜测自己是碰上了一个好时候。希望这辈子的运气能比上辈子要好些。



“最近身体还好吗?”,卡卡西反问道,放松而坦荡,像是对一切运筹帷幄、了若指掌。


大蛇丸脸上的诡笑变得僵硬。卡卡西的言外之意对于当事人来说不难理解。


“我说过了,你的事情,我大致都知道。你的研究、你的兴趣、你的目的、你的把柄。想想你为什么在这里。”


“你认为,在知道你的情况后,木叶会白送你一条人命吗?”,卡卡西步步紧逼,“团藏会怎么做?你能耗多久?”


“你在威胁我。”大蛇丸眯起了眼睛,像是阴邪的蛇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不。威胁你可一点都不明智。我是在和你谈一笔交易,一笔我强烈建议你接受的交易。”


大蛇丸又哼哼笑了起来,像是新听到了不可思议的笑话,笑声一波波地撞上结界,又传回卡卡西耳边。大蛇丸晃了晃脑袋,低下了头,任漆黑的头发遮住了自己的嘴。


“旗木家的小鬼,旗木卡卡西。对么?”,大蛇丸说。

“童叟无欺。”

“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经验没有借鉴意义,你不需要知道。”

“那你说说看吧。你能给我什么,我要给你什么。”

“你会喜欢的。”


.........

...................


------------tbc

补充设定:

①感觉前期大蛇丸就是在野外做个野生科学家,也没怎么针对木叶,所以设定对他的叛忍处决不会太严格,只是之前顾问团也找不出留他的理由(但其实他不仅是紧缺的技术人才还是关系户)。

②当时兜兜还没在,感觉给自己续命这件事也是比较私密的事情了,作为忍者不能把自己的弱点随随便便暴露,所以设定大蛇丸不会随随便便和别人提自己身体的事情,卡卡西是不应该知道的。

突然想起自己是要坐火箭的人,于是重新坐上了火箭。天藏就突然出现了(死目.jpg。

最后也不算悬念,要搞什么小动作也挺明显的,我只是不想再写一遍了。

就这样,蛇叔到岗了,补丁就算打好了,之后大家都可以随便受伤随便不科学了。顺便一提我的大纲搞丢了(重点),所以哆啦A蛇对我来说很重要(认真.jpg)。

还有一点,关于卡卡西和水门之间的沟通省去了很多,这个倒真不是我不想写,而是写不出来啊QAQ。一个做了10年火影的40多岁老流氓用9岁的外貌对20多岁的老师耍无赖我真的不会写啊QAQ。其实在我的脑海里,水门是很紧张卡卡西的,卡卡西和大蛇丸聊天时水门正在布网监控整个地牢的查克拉动向,只是没地方提而已。


评论(12)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