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三观不稳,行踪诡异,突然消失

【带卡】神威百法

毫无逻辑,没有设定(如果有再另外注明吧),段子

土哥柱间细胞加身,无限神威而不瞎。

百是虚数


----------------


1.一式·怠惰


卡卡西躺在床上看书,挨着正在看卷轴的带土,他将自己加了茶叶的老爷杯递给帕克,“帕克,帮我倒杯水。”


无辜的帕克冷静地踩上床,伸出自己的爪子。


啊——抓不住杯子。卡卡西恍然大悟。


他手臂一转,将杯子递到带土面前。带土看看他,看看杯子,视线穿过打开的门,直接看向客厅的电热水壶。唰,水壶被送进了神威。唰,带土从神威里取出水壶。


正要倒,“等等等等,这水已经冷了。”,卡卡西说。


带土瘪了瘪嘴,将电热座也拿了过来。


带土比划了一下最近的插座:“啊,电线不够长。”


卡卡西说,“嗯,看来需要一个排插呢。”

“对啊。”

“我记得排插在电视柜下的抽屉里?”

“好像是。”

“插个排插应该很容易吧?”

“当然。”



“帕克。”


2.二式·摆设


天上的小雨滴滴答答。

天上的大雨稀里哗啦。


在村口轮值的玄间眼看着带土撑着一把透明的伞,从毛毛细雨等到倾盆大雨。即使是登记处也不得不支起雨帘了,可带土还在等着谁。


即使带土不说,玄间也知道他在等谁。

全村都知道他在等谁。


“带土,进来坐着等吧。”,玄间友好地邀请他进屋休息。


带土看了看他,摇摇头。


玄间叹了口气。


“来了。”


玄间转过头,见带土还是一动不动,怀疑自己听错了。


不一会儿,卡卡西和他的小队出现在了村口大路的尽头,玄间看到带土的眼睛都亮了。


红眼睛的哈士奇?


卡卡西小队行进得很快,看起来没有人员伤亡,玄间替带土松了口气。


卡卡西不一会儿便来到了登记处,他移开面具,喘了口气,对队员们说:“我来登记吧,报告明天交给我。解散。”


带土歪头夹伞,伸手解掉他身上湿哒哒的防水斗篷,一边解一边跟着卡卡西的步伐来到签到处。


“辛苦了。”,玄间将登记表和笔递给卡卡西。“任务进行得怎么样。”


“还不错,一切顺利。”,卡卡西签了字,还了笔,转头给了带土一个拥抱。


“怎么跑得这么快?”,两人的心脏靠在一起,带土很清晰地感受到卡卡西的心跳。


“你站得这么明显,不就是让我跑快点么?”,卡卡西拍拍带土的背,笑着说,“等多久了?”


玄间感到不适,大概是天气问题,他正要开口打趣,带土便撑着伞,搂着卡卡西转身要走了。雨下的很大,透明的伞显得异常单薄。


“诶——我这还有一把伞,你们要不要......”


玄间抽出一把低调的伞,话还没有说完,带土转过头来,双眼变成风车的形状,被扔在一边的湿斗篷被卷进了无风无雨的异空间。他重新搂紧卡卡西,脑袋几乎都要贴到一起,步行在雨幕中离去。


3.三式·专车


“卡卡西,是我对不起你。等我,我一定会尽快接你回家。”


卡卡西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错,是我大意了。”


带土握紧了卡卡西的手,将他按回床上,为他拉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我不在,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卡卡西点点头。


“睡不着也要睡。”


点点头。


“按时吃药换药,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及时和医生说......”


小樱在一旁翻了翻白眼,“医院里的医护人员都足够专业。”她不耐烦地用病例板点了点肩膀,“你才是打扰卡卡西老师休息的罪魁祸首。你能不能快走。”据她所知,带土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


“胡说!你们的护士既不温柔也不贤惠!”


“负责照顾老师的佐藤护士是我们医院最温柔的护士!她甚至不会大声骂你!”


“她嫌弃卡卡西脸上的疤!”

“她说‘为您眼睛的伤感到遗憾,那原本也应该是一双很美的眼睛’!”

“看!这说明了她毫无审美能力!即使是疤那也很好看!”

“她是一个护士!”

“看!你甚至不反驳她没有审美能力的事实!”


在小樱动手前,卡卡西说:“带土,早去早回。”


带土拨开卡卡西额前的头发,摸了摸,点点头:“嗯!”,下一秒便用神威离开了。


小樱松了口气。“老师好好休息吧。”

“别想着到处乱跑”,她回头以威胁的方式传递医嘱。




夜深人静,清风怡人。


忍者没那么多讲究,卡卡西在病床上睡得很好。忽然,床头的空气开始扭曲,带土从漩涡中走出。


他俯身摸了摸卡卡西的额头,把卡卡西惊醒了。


“......带土......”


“嘘——”带土迅速把卡卡西打包卷起来,抱在怀里,“我们回去睡吧?”


半夜被莫名其妙吵醒的卡卡西困极了,敷衍地在他的脖子里蹭了蹭。于是两人在病房里消失了,病床空荡荡。


第二天早上,小樱循例查房。卡卡西老老实实地在床上看书,一切正常。除了他身上多的一条毛毯,和脸上慈祥而幸福的笑容。


......


???小黄书这么好看吗?


4.四式·打击骗子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留存,爱情应该用什么见证?钻石就是最好的载体!它是世界上最夺目最诚挚的定情信物!现在购买,不要一两万不要三四千!只要九九八!只要九九八,您有什么理由不为您的爱人——”


带土路过,对同行的卡卡西说:“我想吃红豆糕。”

“好。”


"......只要九九八!如果您不是宇智波,没有送眼睛,也没有开万花筒,那您还有什么理由不为您的爱人买一颗呢?!"


5.五式·阻碍经济发展


卡卡西用眼过度,在任务结束后躺了,带土轻车熟路地背着他回到木叶,吵吵嚷嚷地走在大街上。


“我只是让你别老是逞强!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需要!”


“我没有!”


“没有你还躺平了!”


“我没有躺平!我只是有点累了喘口气!”


“那我背你还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确实没让你背我,我只要缓一缓就能自己走回家!”


不识好人心,带土咬牙切齿:“那我不背你了!”


“……”

“……”


“你倒是放我下来啊!”


“……”

“……”


带土气急败坏:“我不要管你了!”,然后一手圈着腰一手托着腋地将卡卡西放下。他尝试收回力气,发现卡卡西腿还站不稳。带土立刻重新搂紧,怒火攻心:“你连站都站不了!”


“我可以!”卡卡西皱着眉往腿上使力。


带土一直抓紧了:“你不可以!你刚刚都要摔倒了!”


“我没有!你放手!”卡卡西开始挣扎。


带土还是没放手,着急起来:“我不放!你自己走回家得用一辈子!”


“我现在只是累了!马上就好了!送我到那边去!”卡卡西指了指甘栗甘门口的长椅。


带土啧了一声,发动了神威,扶着卡卡西坐在长椅上。卡卡西坐得有模有样:“你可以先回去了。”


带土松开手,闪到长椅另一边,拒绝交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卡卡西体力透支,虚得很,没一会儿就像被抽了骨头似的躺倒在长椅上,安静地喘息着像是随时都会睡过去。


晚风起。带土开始坐立不安,手几乎要在膝盖的布料上磨破一个洞,忍不住滑下凳子蹲在卡卡西的头边,说:“我错了,我们回去休息好不好?


“你能自己走!我就是想背你还不行嘛?!这都起风啦!”带土倾身挡着不知道从哪来的凉夜阴风,摸摸卡卡西的脸,急得眼睛冒水,“你现在不好吹风!你是不是变烫了?!不行!你得马上和我去小樱那!”


卡卡西不说话,圈上带土的脖子。带土像是一下被上了发条,不停用手蹭卡卡西的背,誓要把人给捂热了。 


“对不起,别哭了。”卡卡西说:“没烧。我要回家。饿了。”


带土将卡卡西抱紧紧,下一秒便用神威离开了。


甘栗甘老板向来不计较年轻人的青春轶事,但还是亲切地在门前立了警示牌:神威出没,狗注意


6.六式·往哪跑


“啧啧啧,胖助,没想到你竟然会看这种节目。”带土突然出现在身后,佐助被吓了一跳,强装镇定。


“我不胖。”,他不耐烦地回嘴,将电视关掉。


“村里竟然有人敢骗我小侄子,是谁?我帮你揍他。”


“......卡卡西也说我不胖。”


“我下次帮你揍他。”带土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继续看呀,怎么不看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


带土吹着口哨眼神漂移:“没什么。”


“你们吵架了也不要来我家。我家是我的。”


“我又没吵架。”


“那就别来我家。”,佐助起身倒茶,宇智波家的礼节不能丢。


带土突然从沙发上跳起,“得得得!我走!你让我走的啊!别告诉别人我来过这里。”,嗖,带土就消失了。佐助站了良久,最后还是端着茶坐回位置上。他喝了一口热茶,将茶杯捂在手里,闭眼感受了附近确实没有查克拉了。他点开电视。“啧啧啧,佐助,没想到你竟然会看这种节目。”,卡卡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带土不在么?茶就不用了,我先走了。”卡卡西隔空按了按佐助拿水的手,嗖,又消失了。


佐助咬牙切齿,手上的遥控器应声碎裂。




“好吧,我会赔你一个遥控的。”,卡卡西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我是让你们不要随随便便来我家。”


“不过佐助啊,不用勉强自己哦。”卡卡西关心道:“看相声是没法好好练习微笑的。微笑这种事,长大之后就会了,不要着急......”


呲啦,嘭!




两天后,佐助收到了新遥控和新手机。




--------tbc

充充数,明天大早去玩了

评论(13)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