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三观不稳,行踪诡异,突然消失

【带卡】停下!警察!01


第一章

带土一脚踢开了警局的大门,巨大的噪声将局里的警员们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上的工作,对大步流星的上司行注目礼。

“看什么看!外面没人可以抓了吗!?”,带土烦躁地爆发,属下们纷纷躲开视线,继续手头上的工作。砰!带土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甩上了门,留下门外又一阵骚动的同事。

“他怎么了?”,止水好奇地倾向对面桌坐着的鼬,“压力太大了?”

鼬看了看放在一边的资料,摇了摇头,“前辈今天来。”

“哦——”,止水明了地靠回椅子上,“那就是太开心了。”

 

止水脸上挂着看好戏的笑容,看着带土没多久又从办公室里出来,苦大仇深地摇着钥匙,开着公家车疾驰而去。

“鼬,打赌吧。这次之后他肯定提调职申请。”,止水从电脑边探出头来,兴致勃勃地提议。鼬终于不禁笑了笑,“提了也不会成功吧。”

“成不成功另说。”,止水摆了摆手手。鼬想了想,点了点头。

 

 

约莫40分钟后,“我又没有非让你来!”,带土一边为来客顶着门,将人送进去,一边高调地反驳。“而且你们来做什么?碍手碍脚。”

卡卡西从善如流地进了木叶厅的大门,手上拿着带土的钥匙一甩一甩,“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去跟水门老师说吧。”,卡卡西往一边让了让,转身和鼬与止水打了个招呼,带在身后的两个下属就跟着跑了进来。

“还带着两个小鬼,他们有什么用?”,带土看着鸣人和佐助冲到了鼬的位置上寒暄,满脸嫌弃。

“不够?那我把天藏叫来吧。”卡卡西作势拿出手机,按了解锁就靠到耳边。手机被带土一手抢过,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你那个小弟更没有用!”

卡卡西用指节顶了顶口罩下的鼻子,转过头自然地走进了带土的办公室,带上了门。带土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跟着进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关上门,又探出半个身体来,“那两个!去把资料先印一下!”,他指着鸣人和佐助说,说完就闪身进屋了。

佐助不屑地瞟了一眼,“白痴叔叔。”

 

办公室里,卡卡西正大摇大摆地坐在带土的位置上,放下了一边的口罩,手上拿着钢笔直转,视线在异常整洁的办公室里扫了一圈,“还整理过了?”

带土:“没有。”

“有。”

“没有。”

卡卡西耸耸肩,戏谑地眯着眼睛,一副置身事外不嫌事大的样子:“有了什么不能给我看的?”。换来带土又一个白眼,他一把抢过卡卡西手上的钢笔放回原位,“下次都不整了行了吧。”

“那不行,”卡卡西的眼睛终于笑成了一弯月亮,“早点承认就好了嘛。”带土看着,什么脾气都拿不出来。

带土认命地摆了摆手:“所以这单很棘手?”

“不是啊,”卡卡西像是听到了什么新闻,“快抓到了,不过让他逃了回来。木叶是他的老家,谨慎一点的话,在这里就能抓回去。”

“你们打过照面了?”,卡卡西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带土挑眉,一字一句地强调:“你们在首都,你和他会过,没有把他抓住,让他逃回来了?”

卡卡西歪歪头默认,单臂撑在桌子上:“所以你打算先聊案子?”

“不然呢?”

“我口罩都摘了。”

带土一愣,微微转头,耳朵一下就充血通红,荒唐又无奈地轻轻一笑。

 

“哎呀呀呀呀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鸣人捂着自己和佐助的脸,在眼睛上留下一个大缝,一边说一边弯腰弓背作势要退回门外。办公室里的两个人迅速分开,擦擦嘴,一个面红耳赤,一个戴上口罩,淡定如初。

“行了行了!进来吧。”

佐助在门缝后重新挤进身来,丝毫没有自己坏了事的自觉,光明正大地将打印的文件分给了带土一份,“有的不能印,先看这些吧。”

“能印的我都看得差不多了吧。”,带土说。

佐助抬颌皱眉:“那你还让我们印。”

带土瘪了瘪嘴,恨铁不成钢,“你真该和止水好好学学,实在不行,和你哥学学也行啊。”

“学了我也进来。”

带土瞪大眼睛:“你!”

佐助不再理睬,向卡卡西汇报情况:“哥哥他们已经看过了。”卡卡西点点头,依旧坐在带土的椅子上:“那你们先去吧,按照我们之前说的,到了那里之后不要轻举妄动,及时汇报。其他事情我再和带土确定,需要你们的时候再通知你们吧。”

佐助话不多,拉着鸣人复又出了门。

“简单的案子,嗯?”,带土重新认真起来,“就简单的案子来说,可真够分量的,还能让你的两个爱徒去放哨了。”

“本来挺简单的,”,卡卡西说,“就像资料上写的,一个最近开始‘卖货’的司机,几个月前还是一个老实人,最近家里人生病了,就开始干这活了。”

“那这有什么稀奇的,还能惊动到你们过来?”

“因为抓不到人。”,卡卡西继续说,神情染上了严肃:“我们跟到了他的车很久,打算看看有没有大鱼,可是一路跟过来,却发现他的车换得越来越频繁。巷子里、国道都能换车,而且换车的地点、移动的时间、方向越来越专业,即使有天网很难准确判断,跟到这里,嫌疑车辆已经有三辆了,佐助应该已经让鼬去留意了。”

“那就是后面有人咯?”

“对,而且应该也已经发现了我们。”

“可是他们还在帮他走难。真是友爱的组织。”,带土讽刺道。

卡卡西赞同道:“所以这个人,不是他身上有什么重要的信息,就是要作饵。”

“然后你们还跟过来了?”,带土惊愕。

“对啊。”卡卡西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不明白带土为什么这么惊讶:“要是他要做的是我们的饵,他们把我们从首都引到木叶的目的是什么?木叶警察不够多吗?宇智波们不够凶吗?还是你认为首都会缺警|察?”

带土想了想,确实也是这个道理,“那这样的话你为什么还要过来,木叶警|察不够多吗?宇智波们不够凶吗?”

卡卡西心虚地移开视线,后仰靠回座椅靠背上,银灰色的眼珠上下左右地翻了一圈,最后若有所指地盯着带土的脸看。他这副样子在带土的脑子里跑了一圈,耳朵又开始充血。

“我会调到首都去的好吗?”,带土倔强地说。

卡卡西一语戳破:“我看你们家老大可不是这么想的。”

 

-----tbc

带卡真香!

填坑?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评论(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