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三观不稳,行踪诡异,突然消失

【带卡】停下!警察!03

另一边,佐助正在催促卡卡西做出决定。

卡卡西可以想象佐助已经将手放到了枪套上,只他一句同意,就要来上一场正面冲突。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适合他这么做。嫌疑人已经在逃了好几天,他的家属都一直被安置在同一个地方没有变动,而现在,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两边同时起事、人员临时转移,他们原本忌惮可能埋伏在周围的警|察,现在却铤而走险,无论原因如何,这帮人如今势必有了准备。

“你们能看到几个人?”,卡卡西问。

佐助:“三个。现在已经从屋子里出来了。”

“也就是说在三个以上。”卡卡西对佐助说。按照以往的经验,这种有备而来的行动中,潜伏在周围的其他打手肯定只会更多。

卡卡西问带土:“你之前在那边放了多少人?”

带土已经将车挂好了档,拧了拧手指和脖子,说:“两个,去哪?”

卡卡西低头稍作考虑:“佐助鸣人,跟上那帮人,让带土的那两个人也跟上,目标是拦截。现在报告位置,等我们过去。”

佐助不满的声音几乎立刻响起,“我们两个人就可以将他们全部搞定,你不可能永远不让我们开第一枪!”作为幺子,佐助备受各方的爱护,但是作为一名自有自心气的宇智波,他感受到的更多是羞辱。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佐助。”车子已经发动,疾驰如风,卡卡西的语气却变得不紧不慢起来:“既然你已经毕业了,我自然会给你合适的任务。他们手上的老人可是无辜的,年老体弱且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要是你可以保证开枪能确保她的安全,那你大可随便开。否则,还是先想好你是想当救人的警|察还是夺命的无常吧。”

“你!”佐助被说得憋屈,迟迟反驳不来,倒是一旁的鸣人,开始向总部和卡卡西通知目标的方向。带土在一旁着实看不过去,取过手机一顿损言损语,“......总之,你还是先听话好好学吧,小鸡崽。”

带土成功引来佐助一声低骂,才挂上了电话。

“佐助真可怜。”带土同情道。

卡卡西不明所以:“嗯?”

“你冷冰冰地骂人的时候,感觉超凶的。”带土指出。

“我又没有骂他。”

带土开着70迈的车,只是摇摇头,叹了口气,继续说:“佐助真可怜。”

 

刺目的警灯像是要晃过所有光彩,蓝白警车、便衣警车渐渐聚集到了小小的短册街上,警笛声响彻下城区,告诫无辜市民们赶快把自己关好。

“嫌疑人车辆经过了他的住址,直接往短册街去了。大概3分钟内就能到达街头。”鼬在公频中说道。

事情变得清楚了些许。看来中村和这些带走他母亲的人多少有了矛盾。若是说好的分头行动,两方断不会在被条|子追逐时还凑到一起去。

“留意后方。”卡卡西补充,毫无疑问,这是针对鸣人一行的提醒。

带走老人的团伙召回周围的打手,驾着两辆灰色老轿车,一前一后在短册街上狂飙,身后紧紧缀着鸣佐二人,和带土原先安排在附近的两名本部警员。要顾及周围慌乱的少数路人,本就马力紧张的警车显得左右支绌。

佐助:“还有一分钟就要出直道了,我的这辆破铜烂铁可截不住他们。你们要是有办法最好马上到。”他还堵着气,现在恨不得将白眼投影到卡卡西的车玻璃上。

“来了来了,马上到。我们会在倒数第二个路口穿出。”卡卡西说。

听他这么一说,佐助却一下紧张起来,一脚将油门踩到底。“你们不早说!第二个路口就在前面,要抓住人你们得在下一秒就——”

巨大而刺耳的摩擦声刺破长空,在仔细分辨之前,剧烈的撞击声宛如爆炸一般在耳边响起,铁皮栅栏一下被压扁腾飞!佐助急踩刹车,猛打方向盘,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相撞的两辆小轿车。在他说完话之前,属于警局的黑色轿车从十字路口的一侧横空出世,划着漂亮的侧漂轨迹和马啸般的音浪,硬生生将即将通过岔口的灰色旧轿车拍到了路边的墙上!

车内屡屡白烟四处飘散,车头车尾的冷却液、清洁液、又或是汽油,混杂在一起滴落到地上。佐助迅速消化着事态发展,他们截住了一辆,但他并不认为这上面有那位年老的“无辜人”。

鸣佐两人小心翼翼地下了车,一点点地靠近他们老师的车祸现场。刚刚走近,黑色轿车上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咳咳,”那声音像是被闷住了,“你能不能、咳,换个不那么粗暴的追车方式。”卡卡西抱怨道。

“又要温和又要快又要拦住人,你怎么不让我闭着嘴说话呢?”带土听上去也不太好过。

鸣佐二人松了口气,绕到车侧,从车窗隐约看到了那两个将乘客压得无法动弹的安全气囊。不知道是谁的手正在拼命将自己面前的那个拼命往下压。两人打了个手势,让另外两名警员去检查匪车,便上前打算帮一把。

两名警员慢慢靠近,警告匪车内的人放下武器,却被回以一声枪响!玻璃碎裂的声音随之而来,所有人都急忙蹲下寻找掩护。

此时车内的卡卡西和带土更是危急,他们被气囊压得难以躲藏,甚至视线内无法看到敌人的位置。听到枪声的带土几乎要叫出来,卡卡西坐的一侧就贴在另一辆车的车门上,要是敌人能看到或是幸运一些,他们甚至能将卡卡西当靶子射!

“卡卡西!”带土一把伸出手,抓住了卡卡西的肩膀就往自己的方向扯,卡卡西一下没稳住,胸腹被直接带着往变速器上磕,疼得他漏了口气。这把带土吓了个半死,他看不见人,就只能感觉到卡卡西稍稍被拽就没了力气,闷哼一声后还了无生气,活像是被打了一枪!

“卡卡西!你没事吧!卡卡西!”带土一边大喊,一边将卡卡西的头往制动上按,像是生怕他抬头又要被打一枪。卡卡西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被带土薅掉一把,急忙回应自己没事。他身上的安全气囊看来是被子弹穿过了,瘪下去的速度要比带土的快上些许,也有了更多的活动空间。他探手掰开了气囊,顺着缝隙摸进带土的枪套。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卡卡西大喊道。他也照样按下了带土的头,给带土的气囊也来了一枪。身边的灰色轿车将这声枪响当作是威慑,一时也没了动作。但无论是哪辆车,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其掩体效果极其有限,他们必须速战速决。

带土的安全气囊在他的压制下迅速变小,直至看到卡卡西窝回了自己的座椅下、没有缺胳膊少腿,才放下心来。他迅速收拾心情,躲到自己的卡座里,打开车头的储物箱,掏出了自己的备用枪。两辆车贴得太紧,最多两枪,车门就足以被穿透,更不必说双方站立时极广的射击角度。

带土想试试障眼法,但他手上并没有多少东西能给他玩出什么花样。

“放下武器!坦白从宽!”他也只能干叫。他敲了敲卡卡西的背,给彼此分了工,一个人负责前座,一个人负责后座。他们根本没看清车里有多少人,坐在什么位置,谁捡到两个那就只能算谁倒霉。

卡卡西点点头表示了解,伸出一只手在车门上轻敲,刚好能够让带土看到。他伸出三根手指,一点一点倒数,将要收回所有手指时,两人一齐探身,三道枪声在一瞬间炸出,又在一瞬间归于平静。

前座一个,后座两个,卡卡西打中了前座的手腕,而带土一枪射到腕上,一枪将另一个直接爆头。

“看来我也挺倒霉。”带土咂咂嘴。

“而且还让人死了,退步了吧。”卡卡西质疑道。

“你从我这看,你能看到他的手我这个星期都不吃甜的。”带土说着就要往后退半个身位让卡卡西来看看。

眼看着两人放下枪又要开始吵嘴,对面的副驾驶却突然有人举着枪抬起身来,眼看要瞄准扣下扳机——“别动。”佐助闪身出现在车前,将枪口正对那人的脑袋。

“枪放下。”他冷冷地说。

 


“我还以为你很想开枪。”卡卡西在一边笑眯眯地对佐助调侃道。

佐助反驳:“我是说我们有能力搞定。不是说我想犯傻。”他走到卡卡西跟前,像是警告又像是在抱怨:“什么时候该干什么,我很清楚。”

几个人将剩下三人的手缚住,正收押回警车上,下城区的其他警笛声也越来越近。

路口已经被几辆车堵死,即使中村开来的是坦克也得减速行驶,何况只是一辆小小的面包车。一辆破旧的小面包驶到不远处,就开始将自己勇往直前的势头减弱,最后甚至慢慢悠悠地拖曳到了带土一行人面前停下。

中村颤颤巍巍地从车上下来,手上没有任何武器,手臂上倒是有一个深可见骨的伤口。他神情恍惚,邋遢憔悴,看着那辆被逼停的小轿车,没走两步就跪倒在路中央。他一边小声叨念,一边捂着脸、挠着头发低声抽泣:“没了......妈......没了......”

几人虽然还不清楚个中缘由,但也能猜到个大概。然而一码归一码,救人一事另说,既然抓到了人,还是得带回去审讯。待中村看上去平复些许后,两位干警才上前拉人。然而中村刚刚被拖起身,眼睛却突然放了光,像是突然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他一把推开了身边的干警,冲到卡卡西面前,揪着他的领子发狂似的大喊:“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我妈被带走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卡卡西被吓了一跳,刚要推开他,便又有一声枪响响起。

中村无力地再次跪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右腿发出呻吟。待枪口的热度散去,佐助收回了自己的配枪,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TBC

城市里是不能开到70迈的,也不可以边开车边打电话,请大家文明出行(。

所有角色的追缉各种不专业,不管了不管了我流我流。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