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进入无限ddl模式。我超害羞,如果你认识我,请装作不认识好吗答应我

【带卡】关于溺爱这个问题

设定随心,带卡带孩子,大家都活着,很幸福

 中间有一大段神志不清下写的对话流

1.

带土觉得男孩子就应该放养,贱养,不能宠着,否则总有一天宠坏了问题就大了。

至于小樱......不,当我之前都没说,用男孩女孩来区分真是太肤浅了。应该说,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用卡卡西解决的问题都是大问题。

但是带土不会这么说。

带土只会说:“卡卡西,你让他自己吃。你看看他都什么样了,一副大爷的样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筷子都要不会使了。”换来了鸣人不满的瞪视。

“鸣人还小,用筷子吃面对他来说还太难了。待会儿汤汁洒得到处都是烦的还不是我。”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带土打扫,带土委屈但带土不说。

“你现在这样喂他还学个屁,话说他喜欢拉面你就一直给他买拉面本身就很有问题吧,挑食可是个毛病,到时候别让他被宠坏了。”

卡卡西擦了擦鸣人的嘴,继续喂。

“鸣人的话没问题的,吃泡面都能长大,筷子再长大一点自然就会了,对吧?而且我也有给他做其他配菜,没有任何问题。”

“卡卡西哥哥说得对!”鸣人嘴里塞满了面条含含糊糊地说着。

“咽下去再说话。”

“对个鬼啊!你不在的时候他用筷子比我还溜,菜都不够抢的!”带土告状说。

“那你还说他不会用筷子,”卡卡西收了收吃干净了的碗筷,“放心吧,我不会喂你的,你好好练习。而且孩子们还在长身体呢,你连菜都不让吃饱的?”说着,卡卡西把筷子在桌面上点了点,皱着眉对带土的做法表示不满。

“对啊对啊!”鸣人就跟着在一旁起哄。

“你把你那花猫嘴擦了再和我说话!”带土指着鸣人的鼻子骂,被卡卡西一筷子敲掉了手指,带土只能疼的一下收回手捂着被打到的手指,转瞬即怂“那是我的错吗?!那他们突然说来吃饭就成堆跑来了嘛......本来就只准备了一个人的份......”,撅着嘴眨着大眼睛,就像一只被冤枉了的小土狗。

卡卡西看着叹了口气,“以后就带他们出去吃。”忍不住揉了揉带土的头。

“哦。”

“洗碗去。”

“哦。”

等等,我们不是在严肃地讨论着溺爱的问题的吗?

 

2.

“那你为什么只给鸣人洗澡?”洗完澡后大字躺在床上的带土问道。

“什么?我也有给佐助和小樱洗啊,不过再长大一点的话小樱就要分开来自己洗了。”卡卡西一边擦着头发回答,一边指示鸣人把头擦干睡觉。而此时的鸣人正在一旁自嗨着在带土身上打滚。

“不、不是......我是问,你为什么给他们洗澡?”带土的瞳孔在漂移。

“哈?你不是不愿意嘛?”

“不是!他们都这么大了,就不能自己洗吗?”

“......带土,他们才四岁,浴缸都得跳着进。

“而且地板很滑。

“浴缸很深。

“沐浴露之类的对小孩来说也很危险。”

“唔、是吗。”带土吃了一瘪,无法反驳。

“你今天怎么了。”卡卡西觉得带土最近很奇怪,老是抓着一些小细节不放,自己无论干什么都能惹到他。

“啊——”带土烦躁的坐了起来,一只手接住了从自己胸口往下滚的鸣人。“还不是因为你太迁就他们了!”

卡卡西感到莫名其妙,“我哪里......”

“他们闹一下你就答应一起睡觉了。”

“那当时我也很累了啊。”

“然后还给他们讲故事。”

“有助于小孩子识字啊。”

“那你还帮鸣人做完识字训练。”

“那个嘛......当时很晚了,文化课也不是鸣人的强项,慢慢来就好。”

“那你也不帮我。”带土说着说着就低下了头。

“哈 ?你现在做的是火影的工作了哦。”

“食物也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就只是多给了佐助一碗小番茄而已。”

“我就没有。”

“哈?”

“他们快摔了你还用土遁去扶着。”

“......我只是刚好看到了”

“你明明是一直盯着!”

“我不是......我没有......”

“放假也和他们出去玩。”

“......”

“出门都给他们带礼物。”

“找不到人的时候十有八九是在陪他们。”

 “他们的事情还特别清楚,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你生的。”

“为什么会知道佐助喜欢开高达啊?明明连我这个做叔叔的都不知道!”

那个......只是刚好......

嘛,原来不是迁就的问题啊。

原来是寂寞了。

兔子寂寞的话会死,没准是真的。

“带土。”卡卡西跟着弯下腰看向带土的眼睛,眼神一如既往地懒散,又透着似有似无的认真,“对于小樱鸣人和佐助,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少。相对的,对于你,我知道的也比你想象中的要多。我......和水门老师,一直在看着你。琳,虽然她跟着纲手大人一直在外修行,但她也一直关注着你的消息。”

“什、为什么又扯到了我和琳?我都说了......”带土抬起头来反驳道,很显然他对这个话题感到很不满。

 “而鸣人佐助和小樱,他们三个是很好的孩子,他们会成长得比我们更强大、更优秀、更独当一面,没有什么困难能够打倒他们,我对此毫不怀疑。”而卡卡西明显不希望深究,他只是继续不紧不慢地说着“我只是......希望他们每天都能更开心一点。”

“忍者的世界很残酷,带土。”

“我很珍视现在的生活。”

 

 

 

“卡卡西......”带土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苦恼的是这么严肃的问题。

“总之,我没有溺爱,你也没有被冷落。”卡卡西总结道。

“谁、谁有说我被冷落了!?”

“哦,是吗?那我可能看错了。鸣人,过来!头发擦好了没,睡觉了。”

“对!就是你看错了!笨卡卡西!”带土往后一躺,掀起被子就把自己的脸裹住。

所以说,我们根本不需要讨论溺爱的问题。因为宇智波带土的问题根本不是溺爱。

 

3.

几天后,卡卡西又要被水门派出去做任务了。

带土已经快习惯这种模式了。水门老师老是这样,时不时会给卡卡西一些危险的任务,回来之后又让卡卡西像咸鱼一样呆在带土身边美名其曰贴身护卫但其实啥都不用干,把人当高级枪械使,不到非常时刻就摆家里让人民公仆带土供着。中间难得的几次小任务还都莫名其妙,像是“南河川——终结谷三日游线路体验”,“雪之国风貌图像采集”之类的,带土在看报告时以为自己是在经营旅行社。

这次的又是什么?水门又递了一张委派卡卡西执行的任务委托书给带土签字,“汤忍村温泉旅馆三天两夜试玩”。哦,现在“玩”字都可以直接出现在委托书上了吗?水门老师你看着你没日没夜工作的弟子O给你另外一个大部分时间都在咸鱼的弟子K签个纯玩团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然后带土毫不犹豫地签了名。

“另外,我和卡卡西说了这次任务不用报告了,你看着自己写一份然后签名归档吧。”

“哦,好。”

不然呢?卡卡西那么辛苦。

 

 

即使真的存在溺爱甚至是偏爱的问题,在带土看来也没有问题。

你懂个屁!那是宠爱,懂吗?

 

 

--------------end

三日后,带土开心地吃着卡卡西带回来的特产红豆糕,对在外面日天日地的欺负五代目小分队关于抢夺卡卡西的计谋一无所知。

孩子太独立也是一个问题。

 

 

 

虽然只写屋角一隅,但其实我胸怀宇宙相信我

然而并不能写出来,而且真的任由脑内发展的话,没准会有人死掉_( :з)∠)_

比如朔茂大叔就很危险,因为我觉得他在带卡谈恋爱的过程中太有存在感了(喂


评论(3)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