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不认识

进入无限ddl模式。我超害羞,如果你认识我,请装作不认识好吗答应我

【带卡】你今天出轨了吗02

平凡的NTR的故事

卡卡西险掉马

 --------------------

斯坎儿早该知道的,带土这个童贞。

他走进居酒屋时,带土已经喝了不少,他抓着斯坎儿的衣服就开始抱怨卡卡西又一次放了他的鸽子。接着又描述了几乎每一次被卡卡西放鸽子的细节。没准带土真的很聪明,斯坎儿想。

现在这样的抱怨已经持续了快两个小时,斯坎儿听得耳朵都起茧,白眼已经快翻到后脑勺了。他再也不愚蠢地期望带土可以说些什么有趣的话了。斯坎儿吸取着教训,抬手按下了带土的酒杯。

“好了好了,带土先生,确实是卡卡西先生的不对。你今天已经喝得够多了,早点休息吧。”斯坎儿结了账,把喝得神志不清的带土支起来就往门口走。

“不是卡卡西的错!”带土睁大迷糊的眼睛反驳道,手指还在对着天指来指去,“他是在努力工作!你知道他有多辛苦吗?!”

“行行行我的错。那么带土先生现在想回家还是去酒店呢?”斯坎儿随口问道。对他来说不管是哪都无所谓,去酒店更加合理,但现在带土已经烂醉了,随便糊弄过去也不是难事。

“回家!呜呜呜……卡卡西我要回家!我要和卡卡西一起回家!”喝过酒的男人一瞬间就能哭得梨花带雨。

斯坎儿楞了一下,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好好好,回家回家。”

 

 

 

这是带土起床时第一个能回想起来的画面,那个看起来和卡卡西很像的笑容。但是那确实是斯坎儿,自己在喝酒的时候叫上他了,那时候带土还是清醒的。

巨大的不安笼罩着他。他静静地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打量四周。

凌乱的衣物,斑白的床单,全裸的身体,粘腻的触感,以及不受大脑控制的身体上的轻松。带土的心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他努力地回忆着,希望自己是太蠢了才会有这样的猜想。然而回忆却给他更大的绝望,他觉得那本应该是卡卡西,他似乎看到了他银色的头发,却又像是褐色的,又像是混杂在了一起在眼前闪现好让自己的脑袋早日爆炸。但他确实看到了夸张的紫色眼影就在自己面前,那双眼睛紧闭着,满脸通红,推拒着自己的胸口请求着“带土先生,请、停下。”

带土坐在床上被自己的回忆吓到,身体不由自主地发着抖。不会吧……确实斯坎儿和卡卡西在某些地方很像,脸像就算了,一些神态、表情,甚至性格也有相似的地方,自己该不会……

停下!宇智波带土!不要再想了!是假的!一定是假的!都是我想象!

“滴滴滴滴滴”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带土被吓得从床上跳起来。

他慌乱地找出手机。

是卡卡西。

是卡卡西!!!!!!

带土痛苦地挠着头,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一天这么不想接到卡卡西的电话。

他深吸两口气,努力平复着心情。

“喂。”带土从来没用过这么低沉的声音接过卡卡西的电话。

“那个……带土,我——估计今天下午就能回……”卡卡西在电话另一头支支吾吾地说着,但慌张的带土无暇发现什么问题。

“别!”带土紧张地看着眼前乱七八糟的房间。

“什么?”

“别……别着急,注意安全。”

“哦……好”卡卡西的每一个停顿只会让带土屏住呼吸,“呃,带土,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可以现在就……”

“没有!绝对!没有!我很好,家里很好,没有一点问题!”带土突然提高了声音喊道。

“那……好吧,我先挂了。”

“等等!卡卡西!等一下!”

“嗯。”

“……我只是单纯想问一下,这个……卡卡西,你这个——”带土绞尽脑汁地思考着,“你昨天,有回来过吗?”

手机对面却久久没有回应。

“卡卡西?”

“……”

“卡卡西我真的就只是问一下绝对没有其他任何意思。做梦!对,我只是看一下自己昨天有没有做梦。”带土心虚地解释道。

“……不,带土。”卡卡西说,“我昨天没有回去。”

 

“怎么了?”

带土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卡卡西,你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水门说。

“不,水门老师,我只是觉得说不定我可以早点回去了。”卡卡西笑着说。

 

 

斯坎儿和带土上床了是一个意外。卡卡西想。他从来没有打算让斯坎儿的小秘密被带土揭穿。事实上,自从自己回来后,两人就不常联系了。虽说带土希望把自己介绍给斯坎儿认识,但是在各种原因下被双方都拒绝了数次之后,带土也就没有再执着。

在斯坎儿刚诞生的一段时间内,卡卡西确实曾经希望斯坎儿会和带土发生关系,毕竟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成年人,分开数年,确实难熬。何况当时自己不辞而别,即使带土会找到另外的人,卡卡西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就算卡卡西将所有归国时间都用在让斯坎儿在带土面前晃悠上,带土仍然保持着绝对绅士。能勾肩,能搭背,绝对不能拉小手;能吃肉,能喝酒,绝对不能亲一口;是兄弟,是朋友,绝对不能四幺九。

大写正直。

 “带土先生,其实我是gay。”斯坎儿怕自己表现得不够清楚,甚至在一次酒会上借着酒劲直接附在带土的耳边这么说过。

带土听到后愣了愣,也附上斯坎儿的耳朵,“好巧,我也是。”

“我男朋友在等我。所以我才在老祖宗面前怂得像乌龟。”

从那以后,卡卡西觉得斯坎儿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和带土上床了,但排山倒海的满足感却将卡卡西冲得找不着北。

去他的生理需求。

斯坎儿正式成为了宇智波带土的知心姐姐。或者说哥哥。或者说弟弟。

万万没想到,斯坎儿与带土的故事,会发生在卡卡西从雷之国回来木叶本部之后。

卡卡西发誓他只是好奇带土隔这么久又找斯坎儿是有多想不开,顺便抱着侥幸心里看看能不能躲过今晚的运动,事实证明,自己连着一个月不回来确实令带土十分想不开,想躲过的也没能躲过。

在带土开始发酒疯之后,斯坎儿试着逃跑过,但当斯坎儿还是卡卡西的时候,他就已经累得发困了。而卡卡西再一次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男朋友体力确实非同寻常。带土把斯坎儿的假发抓掉之后就一直叫着“卡卡西”。卡卡西被吓了一跳,闭着眼准备接受一场严肃的审问,但喝醉的带土却直接进入正题。在情况开始往拉灯的方向发展后,一个月不见的两人终于放飞了自我。

醒来后的卡卡西自己也懵了。即使昨晚没逃过正戏,在结束之后也不该在家里过夜的。斯坎儿的身份少说也骗了带土十年了,这是卡卡西没有预见到的,现在被发现了肯定要免不了一场恶战。何况自己要面对的是带土。

幸好带土还没起。大丈夫能屈能伸,卡卡西决定先逃走。卡卡西轻手轻脚地从床上滑下来,只觉得腰间酸痛难忍,身后还黏糊糊的,想来昨晚两人都没考虑过事后的问题。卡卡西再次对昨晚的自己进行谴责,进浴室草草清理一下,套上一件衣服,卷起斯坎儿的行头就静悄悄地跑了。给沉睡中的带土留下了一室狼藉。

当卡卡西怀着忐忑的心情打电话给带土的时候,他做好充分准备迎接恋人愤怒的暴风雨。然而当带土低沉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时,卡卡西的心还是凉了一截。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带土的态度,希望能尽量平和地解决问题,然而带土时而亢奋时而犹豫的语气却让卡卡西摸不着头脑。

直到带土问自己昨晚有没有回去过。

哦,原来没掉马。

呵呵。

卡卡西悬到喉咙的一口气又回到了肚子里。他下意识地切断自己与斯坎儿的任何联系。

“没有。我没有回去。”

当一个谎言被揭穿会导致大麻烦的时候,当然要撒另一个谎把它圆上。

这是属于天才的气魄。


评论(12)

热度(139)